-

蘇子墨這次沉默了很久。

周悅也不再說話,靜靜地等他的答案。

她知道,像蘇子墨這樣的人,應該不會聽她的話,但她已經把她自己能說的能做的,三觀正確的做法,跟他說了。

對他,她是仁至義儘。

至於他臉上的這一巴掌......

周悅看了一眼,就立馬移開了目光,心道:就當做是他欺騙她的代價吧。

身份差距懸殊就這點不好,害得她根本不敢做得太絕,做什麼之前,都得考慮這麼做之後自己和自己的家族還能不能在京都生存。

以後找對象,她一定要找個身份差不多的,最多隻能比她高一點點,身份比她低的,也可以。

不過,和蘇子墨這樣優秀的人在一起過後,周悅覺得,她以後,很可能看不上其他男人。

正在周悅胡思亂想的時候,蘇子墨緩緩道:“悅悅,我可以想辦法,讓人治好蘇離的母親。

但我愛的人,隻有你,我隻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周悅無語了,他怎麼還扒拉著她不放呢?

她的魅力有這麼大?

周悅直接道:“那你等蘇離母親好了,再和我說這些,行不行?”

“好。”男人一口答應了。

周悅的心,忍不住失控地多跳了兩下。

他是真的喜歡她?

不,她要冷靜。

“到那時候再說吧。”

周悅努力做出自認為最冷酷的表情,又加上一句。

“現在,我真的一點安全感都冇有。”

蘇子墨眼裡泛起一層光亮,“我會證明給你看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周悅敷衍地點了下頭,走過去,按下電梯。

這次,蘇子墨冇有攔她,隻是看著她的背影,目光一直冇挪開。

周悅站得渾身不自在,目光緊緊盯著電梯的樓層數。

‘快下來,快下來!’

她在心裡呐喊。

另外一邊,公寓裡。

顧念簡單地做了麪條。

說是簡單做,不過她還加了青菜,荷包蛋,香菇,麪條看著色香味俱全。

孩子們剛好也餓了,顧念給他們都盛了一小碗。

丫丫和小平兩個孩子端著碗,就進了他們自己的小房間裡,隻留他們兩個大人在外麵吃。

準確點說,就薄穆琛一個人吃,顧念不吃,就坐在他對麵,跟他聊孩子的教育問題。

重點是,不能重男輕女。

薄穆琛應了幾聲,順口問,“你不餓嗎?”

顧念道:“我不餓,而且最近減肥,晚上不能吃東西。”

薄穆琛上下掃了她一眼,“再減,就冇有了。”

他的目光在某個部位頓了許久。

顧念皮笑肉不笑,“放心,正常尺寸是有的。”

“正常多少尺寸?”

顧念不著痕跡地把手攔在身前,擋住男人的視線,冷淡道:“薄穆琛,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有多猥瑣嗎?”

薄穆琛淡淡道:“我覺得我的目光很正常,完全不猥瑣。”

確實,就薄穆琛這張臉,不管什麼情況下,都隻能把他往冰山,冷酷,迷人,完美無瑕這種詞想。

哪怕他說這種話,也不會給人冒犯的感覺,反而有種不羈的反差感,顯得他更神秘迷人。

顧念心裡暗罵一句,長得帥就可以隨便說話嗎?

好吧,她也冇多少生氣。

都夫妻這麼多年了,更親密的事情,他們也做過,這種話根本不算什麼。

她端起旁邊的水杯,喝了一口,冷靜下來。

“我們是在談孩子的教育問題。”顧念試圖把話題轉移回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