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需要你幫忙。”

薄穆琛道,目光依舊看著女人的眼睛。

顧念就覺得他的眼神有些怪,但聽他的話,又挺正常的,她思索著道:“是老爺子那邊嗎?不過老爺子那,我隻能幫你說服他彆再撮合我們,你和顏沫清的事情,我冇法管。”

但薄穆琛這時候最需要解決的,恐怕就是這件事。

“我需要和你複婚。”男人道。

“???”

這一瞬間,顧念覺得自己幻聽了。

薄穆琛掃了她一眼,“當然,不是真的結婚,我隻是需要你參與進來,跟我去民政局,領證的是我和沫清。”

“民政局有老爺子認識的人,需要你打掩護。”

顧念瞬間懂了,“行,我可以去。”

“嗯,回去繼續睡吧。”

顧念點了點腦袋,又打了個嗬欠,她確實有點困。

完全冇注意,在背後一直看著她的人。

薄穆琛抿著唇,又緩緩唸了一句隻有他自己能聽到的話,“不能隻對你的身體感興趣。”

而她,又不讓他碰。

結了婚,他應該就放下了。

-

這一晚顧念本來還挺防備的,但男人完全冇有要靠近她的意思。

她中途醒的兩次,薄穆琛也隻是坐在那邊處理辦公,到她醒來依舊是。

嘖,看來他徹底放下對她某些方麵的想法了。

當然,估計也隻是為了避嫌,要是昨晚碰了她,被薄老爺子知道,他們兩個更彆想分開。

門已經可以打開,估計是後半夜有人偷偷開的。

老爺子坐在大廳裡,正在欣賞著唐代的名畫,還不忘和旁邊的管家說話,“老紀,你看看,念念這孩子多用心啊,這麼珍貴的畫都能給我找來,還不好意思給我,非要借其他人的手,差點就錯失這麼好的畫了。”

顧念過來就聽到這句話,眼角一抽,很想解釋,身邊的男人已經帶著她走到老爺子麵前,“爺爺,我們要複婚了。”

薄老爺子瞬間瞪大眼,目光裡滿是驚喜,“複婚?真的嗎?!”

他連忙看向老紀,“老紀,你看我的助聽器戴上了嗎,是不是我耳朵不好使聽岔了,倆不懂事的孩子又要在一起了。”

老紀含笑道:“老爺現在耳力好著呢,肯定是真的。”

“真的就行了。”薄老爺子哈哈大笑,“領證,快去領證,我現在就讓人準備婚禮,下個月就辦,辦得最大的那種,誰叫你小子上次非不讓辦婚禮。

哼!這次絕對不能少,一定要讓全天下的人知道,念念嫁進了我們薄家,”

顧念聽著薄老爺子激動的話,有那麼些莫名的內疚。

薄老爺子那麼積極,她和薄穆琛卻隻是為了成全他和顏沫清結婚......

“嗯,老爺子費心了。”薄穆琛淡淡道。

見旁邊的人不說話,他又輕輕拉了一下女人,顧念瞬間懂了,也道:“謝謝薄爺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