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現在管的,都是彆人的事情,要知道,最可信的,隻有家人,其他人的事情,如果無關利益,就少管。”

“我心裡有數。”

顧念很快轉車來了醫院,在中途,醫生給她發語音說了蘇離的情況,“孩子的情況很嚴重,被人餵了毒,已經說不出話了,聲帶被破壞得很嚴重,我們這邊還通知了警察。

那喂毒的人真的太過分了,竟然給一個孩子喂這種東西,以後這孩子大概率是無法正常說話了。

他年紀還小,隻會寫簡單的漢字,現在就連表達凶手的資訊都做不到。

我和其他醫生都在想辦法進行下一步搶救,琳醫生您也來看看吧。

對了,孩子的家長也來了,一男一女。”

孩子的家長?還是一男一女?

顧念一下就猜到是誰了。

到達醫院,換好衣服後,看到等在急救室門口的蘇子墨和周悅,她就知道自己猜對了。

她掃了眼周悅,後者立即心虛地低下頭,小聲道:“念念,你快點去看看蘇離,孩子的身體最重要。”

蘇子墨也開口:“顧念,先救蘇離,拜托了!”

“嗯。”

顧念冷淡地應了一聲,推門直接進了急救室。

蘇離還在昏迷當中,醫生正在努力清理他嗓子裡的毒素,儘量不讓聲帶被破壞得更嚴重。

但效果冇有多大。

“我來吧。”

顧念從懷裡拿出一顆東西,喂到蘇離的嘴裡,旁邊的人看到藥丸,眼裡都是震驚。

“琳醫生,這枚藥是失傳已久,據說治療百毒的解毒丸吧,我之前就在報紙上見過,一粒價值就過億,絕症的人吃了都能多活半年,專門用來吊命,你就這麼用在個孩子身上?”

“是啊,太誇張了吧,這孩子說不了話,但至少命還在啊,您就這麼把這粒藥給孩子用了?”

在場的醫生都露出不讚同的神色,在他們眼裡,這麼珍貴的藥物,應該給更需要這種藥的病人使用纔對。

顧念淡定道:“這枚藥已經放了好多年了,藥效早就散去大半,吊命什麼的,是無稽之談,可能也就隻能對付這點毒了。”

“哦哦,原來是這樣。”

“藥丸放久了,藥效是會散去很多。”

旁邊本來說了顧唸的醫生,紛紛麵露愧色。

琳醫生喂藥,肯定是有自己的考量,他們把情節想的太嚴重了。

顧念倒是無所謂,“繼續下麵的步驟。”

“好。”

醫生們繼續消毒。

顧念看了一下旁邊的心電圖,隨即注意到,蘇離露出的肌膚上,有細細的疤痕。

醫生注意到他的視線,立即道:“這孩子送來的時候,我們仔細檢查過,身上有很多地方的傷口,新舊都有,不過都已經差不多恢複了,我們就幫孩子把衣服穿回去了。”

“孩子可能經曆了家暴,唉,反正是個可憐的孩子,現在還被毒啞了。”

醫生歎了口氣。

顧念看著蘇離身上的傷,眸色很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