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茹雪長得很美。

還是一種急需保護的柔弱之美,和顏沫清的病態虛弱不同,她的外貌更像是柔弱需要保護的天使,聖潔又脆弱。

開口商量的樣子,也讓人無法拒絕。

陳澤以為總裁會同意的,然而男人下一秒就拒絕了,“冇空,要談明天談。”

白茹雪怔了怔,似是冇想到男人會拒絕得這麼快。

她深吸口氣,放出大招,“我這次找薄家家主聊的,就是北城那塊地的事情,不需要很久的時間,五分鐘,五分鐘就行。”

薄穆琛:“兩分鐘。”

“......至少要四分鐘吧。”白茹雪咬牙道,這兩分鐘能說什麼?

“一分鐘,不要和我討價還價,不然就出去。”

男人的眉宇一向冷淡,此時還多了幾分不耐,彷彿下一秒就要把人趕走。

白茹雪心裡還是有些怕薄穆琛的,但想到自己手裡的籌碼,硬氣道:“薄家家主,我是真心誠意地要和你談合作,你不願意就算了。”

“出門左拐,不送。”

男人冷冷道。

白茹雪氣得不行,抬起腳就要轉身離開。

但在邁開步子的時候,她還是停了,最後還是轉過身,“一分鐘就一分鐘,我們兩個談,不能有第三人在場。”

薄穆琛:“陳澤,出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陳澤憐憫地看了眼白茹雪,到底是被華夏護著長大的,被總裁算計得明明白白。

他都看出來了,總裁是篤定了她這時候過來,是求著合作的,不可能會走,就算一分鐘都不會放過。

雖然,他心裡覺得,總裁是不想浪費和夫人的約會時間,不過他覺得麵對利益時,總裁應該不會戀愛腦。

不過就算總裁戀愛腦,和白茹雪這種明顯是商談的小白談判,肯定能拿到最大的利益,完全不需要擔心。

這邊,白茹雪也是才感覺到不對勁,“你是算準我一定要和你合作,所以纔跟我開一分鐘的玩笑?”

薄穆琛點了手機的計時器,冷淡道:“你現在已經浪費了十秒,還有五十秒。”

白茹雪咬牙,“你信不信......”我真的走?

剛說完這幾個字,看到男人依舊冷淡著臉,完全不感興趣的樣子,白茹雪隻能把自己的話吞下肚子,她再和他論走不走的問題,時間就真的冇了。

白茹雪深吸口氣,用最簡潔的語言道:“我們白家在北城那塊地,我想把開發權給你。”

薄穆琛淡淡道:“哦,明天來簽合同。”

白茹雪還是無語了,“你不會以為,我就直接把北城那塊地給你了吧,我是有條件的!”

“明天說,一分鐘時間已經到了。”男人給她看手機上的時間,剛好顯示一分鐘。

還真是多說一句話都不願意。

白茹雪深吸口氣,脾氣也上來了,“就今天說,和顧念有關的。”

薄穆琛微微眯起眼,“和她有關?什麼事?”

“我要顧念死。”

白茹雪直接道。

薄穆琛目光深邃地看她,“你說什麼?”

白茹雪當然也注意到四周浪漫的佈置,笑了笑道:“這是給顧念佈置的花吧,你喜歡她是不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