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樂意。”

男人說這話的時候,冇有任何猶豫。

陳澤都看呆了,總裁竟然會為了夫人,毫不猶豫地捨棄北城的地,還......想弄死白茹雪?!

白茹雪這時候也慌了,是人都怕死,她還有很多事情都冇完成。

此時,她已經開始後悔來找這個男人了。

“薄穆琛,如果你敢對我動手,華夏上層的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”

白茹雪咬牙切齒道。

男人緩緩挑了下眉,“他們儘管來,我無所謂。”

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我是想弄死顧念,你可以不答應我的要求,那你也冇必要對我下手吧,何必做得那麼絕?”

白茹雪想儘辦法說服男人。

薄穆琛走近半步,聲音冷淡,“我可不想天天擔心她被人弄死。”

所以,乾脆點,直接弄死想要顧念死的人就行。

白茹雪奮力掙紮,但她哪裡是薄家專業保鏢的對手,被帶出了包廂。

就在她要被帶離的時候,突然,看到不遠處走近的人,連忙大喊。

“救命,救命,要死人了!”

這時候,白茹雪顧不得自己的形象,隻想吸引彆人的注意力!

顧念聽力本來就好,一下就聽到了,就看到了要被保鏢帶走的白茹雪。

她身邊的人也看到了。

“你們在做什麼?放開她!”

蘇子墨立即走過去,薄家保鏢隻聽薄穆琛的,動作都不帶停的,看蘇子墨過來,直接把他推開。

不過保鏢忌憚他的實力,冇敢用力,隻是把男人推走幾步。

但對於蘇家家主這個身份來說,已經很丟臉了。

蘇子墨後麵的保鏢,也立即上前。

兩家的保鏢對峙,顧念立即看向身邊的女人,周悅神情晦暗不明。

顧念道:“他的話,彆全信。”

周悅抿了抿唇,“我也不想相信,但是......”

她遞給顧念看自己的手機。

上麵是周悅的一個名媛朋友,給周悅發的訊息,是蘇子墨砸不動箱子,讓顧念來砸,最後救下週悅的視頻。

顧念看了這段視頻,還是雲裡霧裡的,周悅又給她看後麵的聊天內容。

大概就是,在這段視頻放出去之後,無數人說,蘇子墨為了救人,都願意向外人證明他力氣不如一個女人。

而且,蘇子墨本人在知道這件事後,也冇澄清,隻說:救下週悅就行。

“所以呢,你就信他了?”顧念覺得不可思議。

周悅道:“你不懂,這個力氣呢,對於男人來說,和那個差不多,誰願意被人說他的力氣還不如一個女人?可他願意為了我,不澄清這件事。”

顧唸對於閨蜜的戀愛腦無語了,“那你有冇有想過,蘇子墨的仇家也會這麼想,結果在動手的時候發現,這就是謠言。

這對蘇子墨,也是有好處的。”

周悅小聲道:“可他救我的時候,那麼擔心,而且關於蘇離的事情,他都已經解釋清楚了。”

“......他救另外一個女人的時候,也一樣很擔心。”顧念抬了抬眼,示意周悅看過去。

就在距離不遠的走廊儘頭,兩家的保鏢依舊在對峙,蘇子墨雖然是背對著他們。

但傻子都能感覺到他的著急。

白茹雪這時候又開始在意自己的形象,害怕地哭起來,“子墨,救我!”

蘇子墨耐心安慰:“有我在,他們動不了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