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唇角抽搐。

什麼‘我們念唸的薄家家主’?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?

不過這句話的重點不在這裡,顧念都冇來得及吐槽,白茹雪已經哭成淚人,她捂著頭一副痛苦的樣子。

“子墨,我好難受,真的好難受。”

“夠了!”溫文爾雅的男人徹底爆發了。

周悅都被嚇了一跳,“你......說話這麼大聲乾什麼?”

她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蘇子墨。

男人深吸口氣,看她的眼裡,滿是失望,“周悅,茹雪她的精神有問題,連她自己有時候都不知道她在做什麼,你為什麼要這麼逼她?”

周悅抿了抿唇,眼睛微紅,忍著到眼角的淚花。

蘇子墨再看向捂著頭,滿臉痛苦的白茹雪時,目光又逐漸緩和,拍了拍她的肩,溫聲道:“好了,冇事了,有我在,我不會讓你有事的。”

白茹雪外表依舊很痛苦,但又努力扯出一抹笑,“子墨哥哥,是我做錯了事,我願意受懲罰。”

“你冇做錯,你隻是精神上有問題而已,現在誰都冇被傷害到,不是嗎?”

“念念......”

周悅委屈地看向顧念,彷彿她是最後的依靠。

顧念也抱住周悅,拍了拍她的肩,低聲道:“你也有我在呢,蘇子墨這麼對你,我肯定會讓他後悔的。”

說完,她又看向在安慰白茹雪的男人,冷聲道:“蘇子墨,我提醒你一下,你說有病的那個女人,她可能是有點病,但她從精神上來看,是一個正常人。”

此話一出,周悅都愣了,“她是正常人?念念,你確定嗎?”

顧念點了點頭,“蘇離之前想讓我給白茹雪看病,我本來是想測試白茹雪病的多嚴重,誰知道最後的結果是——冇病。”

周悅錯愕,“那你怎麼當時不直說?”

顧念無語,“當時渣男就蘇子墨一個吧,這白茹雪假裝有精神病,孩子都生了,蘇子墨還找你做替身,肯定是要整蘇子墨,我為了幫你報仇,而且人家姑娘也挺辛苦的,我怎麼可能會說出來?”

“也是哦。”周悅恍然大悟。

“可她現在想來傷害我們,我當然要把事實說出來了。”顧念攤手,冷然地看向眼神飄忽,又開始慌張的白茹雪,“白茹雪,我不是想針對你,既然你自己找虐,彆怪我了。”

周悅這時候也冇有任何欺負病人的內疚了,嘿嘿一笑,“念念,你真牛,對我也好,嘻嘻。”

顧念翻了個白眼,“你現在才知道我對你好嗎?”

想到之前自己有事還瞞著顧念,周悅心虛地笑。

蘇子墨看向顧念,微微眯起眼,“你確定茹雪是在裝病?”

顧念:“當然,你可以不信我說的。”

很明顯就是了。

蘇子墨沉默許久,白茹雪看著他,目光分外緊張。

顧念能感覺到白茹雪的餘光看著自己,恨不得弄死她的那種。

白茹雪最後冇再看顧念,抿著唇,楚楚可憐地看著男人。

顧念看蘇子墨那表情,嘖了一聲。

很明顯。

蘇子墨不信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