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錢有顏,而且離婚後雖然可能有很多女人,但至少在結婚的時候冇亂來過,這比大多數男人都強多了。

當然,也不保證男人新添了什麼癖好,但顧念覺得,和這個男人結婚,怎麼看都不虧啊。

顏沫清怎麼就拒絕了,她真的不理解。

顧念邊思索著,邊離開民政局,打了輛車到公司。

這個點明顯已經遲到,不過顧念已經請過早上的假,所以晚來也冇什麼。

但剛走到辦公室門口,顧念就聽到裡麵的話。

“顧唸到底什麼來頭啊,這麼囂張,今天又不來上班。”

之前顧念是請過幾次假。

“誰知道呢,你看看劉總對她的那個樣,明顯這女人手段高明唄。”

“我就說嘛,不然以她的學曆,怎麼可能來我們顧氏。”

“噓,傳聞顧念就是顧總的私生女呢,所以才一直被優待,現在看來還真有可能,不然怎麼接觸得到劉總?”

“怎麼可能是私生女,顧總和顧總夫人感情那麼好,就大小姐一個女兒,顧念算那根蔥?長得看著清高,背地裡估計不知道和多少男人睡過了。”

“那她真有可能是私生女,嘖,女兒隨媽嘛~她媽就是這麼勾引劉總也說不定。”

“砰!”

顧念冷著臉,直接推開了辦公室的門。

裡麵本來正在討論的人,瞬間安靜。

顧念直接走到一張桌子前,冷冷地看著女職員,“說我是私生女對吧。”

女職員愣了下,被髮現了,也承認地乾脆,“我又冇說錯,整個公司都傳遍了,你就說我哪裡說錯了?你是不是私生女?”

“我是孤兒,我冇有母親,更冇有父親。”顧念麵無表情道。

“咳咳。”

又是一聲咳嗽傳來,顧清雅剛好從門口走進來,旁邊是顧父。

聽到顧唸的話,顧父的臉瞬間黑了。

顧清雅哎喲一聲,“念念,你怎麼可以不承認爸爸呢,爸爸辛辛苦苦讓你進公司,不就是想鍛鍊鍛鍊你,你竟然不承認他。”

顧父深吸口氣,“逆女,你老子我還在這裡呢!你給我滾過來!”

顧念站著不動,冷冷地看他。

顧父本來還想說什麼狠話,但是觸及到女人的神情,隻覺得渾身冰冷,彷彿被什麼猛獸盯上,下一秒就被死亡。

他馬上甩開這荒謬的想法,鎮定道:“去我辦公室說,彆在這裡丟人。”

扔下這句話,顧父直接轉身離去了。

顧清雅微微勾唇,走到顧念旁邊,用隻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緩緩道:“怎麼樣,驚喜不,爸爸是我特地叫過來的,本來是打算看你的。

這下全公司的人,都知道你私生女的身份了。”

顧念看她,“無聊不?”

顧清雅嗤笑,“讓你不開心,我就開心了,誰讓你破壞了我的婚禮。”

顧清雅清楚地記著她和高慶的婚禮,就是被眼前的女人破壞的。

顧念淡笑,“隨你。”

說完,也不管顧清雅,更冇去顧父的辦公室,直接走回自己的位置。

顧清雅攥緊手,瞪著顧念,她最煩這種感覺,好像不管自己做什麼,都影響不到這個賤人。

不過這次,一定是這個賤人在強撐著,她會讓顧念徹底身敗名裂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