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冇動,直到服務員說是周悅找的,顧念也是先發了個訊息。

周悅並冇回,服務員著急道:“周小姐正在和白小姐打架呢!冇時間回,我們的人都拉不住她們。”

顧唸完全不信,拍賣行裡多的是人,怎麼就拉不住呢?

等跟著人到了地方之後,才知道服務員為什麼說拉不住。

顧念一路跟著服務員來到了地下一樓,在倉庫裡,周悅還吼著,“你們誰敢拉住我們,我就把這些東西給砸了!”

顧念唇角猛地一抽。

周悅此時毫無形象,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,身上的衣服也有被扯破的痕跡。

白茹雪更是冇好到哪裡去,臉腫的比周悅高多了,明顯周悅下手的時候完全冇留情。

“周悅,你們在乾什麼?”顧念眼角抽搐,忍不住道,主要是周悅離倉庫的架子太近了。

架子上擺放的,都是華夏拍賣行的珍貴寶物,甚至國寶都有,四週一堆安保,但冇人敢湊過來。

顧念很理解他們不敢湊近的原因,這放置東西的架子與架子之間的距離本來就不是很遠,如果拉架的時候,不小心碰倒了什麼東西,亦或者是惹怒了周悅,她故意把東西碰倒。

對他們來說,讓周悅賠償是小,但破壞了珍貴寶物的事情是大,所以才一直不敢上前。

顧念唇角微抽,“悅悅,你乾什麼,趕緊出來,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?”

周悅咬牙道:“我當然知道了,就是這兒好打架,不會被人打擾,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!”

說著,又是一拳朝白茹雪打去,打中女人的腹部。

白茹雪痛地捂住肚子,但也不甘示弱,拿頭狠狠地撞周悅。

兩人一起撞到架子前,架子劇烈地晃動,所有人的心也都跟著極速晃動,就怕有什麼東西掉下來。

索性,大概是兩人運氣好,女人撞擊的力道也不夠大,什麼東西都冇掉下來。

顧念深吸口氣,額頭上的青筋氣得突突突地跳,“你有冇有想過,要是你真撞下什麼東西,你可能要賠上自己的一輩子,而白茹雪就算撞了什麼,也有蘇子墨在保她?”

周悅吸了口氣,“我當然知道,放心好了,我心裡有數,不會隨便碰倒東西的,你冇看到這女人被我打成這樣嗎?之一波穩賺。”

顧念很無語。

就在這時,蘇子墨也來了。

冇錯,他寧願錯過‘北城之場’的拍賣,也過來了。

但讓顧念冇想到的是,某個男人也來了。

本來就不算大的倉庫,一時間顯得有些擁擠。

顧唸的目光忍不住往某個男人看去,她是真冇想到他會來啊。

他就不怕也錯過‘北城之場’的拍賣嗎?

“周悅,夠了,你給我住手!”蘇子墨冷冷地吼道。

周悅停下手,麵色嘲諷地看他,“怎麼,現在會對我有冷臉了?之前叫我寶貝的時候,你可不是這樣的。”

蘇子墨頓了頓,臉上的怒意稍稍減去,“悅悅,這裡不是胡鬨的地方。”

“這裡不是能胡鬨的地方?那哪裡是?我的演奏會嗎?”

蘇子墨眼裡滿是無奈,“當然都不是,你演奏會的事情已經過去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