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g集團,也不差錢,而且這段時間都已經把總部定在京都了。

不久前,顧念已經給付如林發了訊息。

讓他在蘇子墨拍不上去,薄穆琛快要拍到手的時候,開始拍價。

螳螂捕蟬,黃雀在後。

關蝶也是有些意外,隨即笑著看向薄穆琛那邊,“六十六億,很吉利的數字,還有更高的價嗎?”

薄穆琛對陳澤輕輕點頭,後者立即舉牌,“七十億。”

“七十七億!”付如林報完這數字,就給顧念發了訊息,因為這已經快到達他們預算資金的頂額了。

‘北城之場’雖然重要,但它的價值也是有限度的,再拍高,就要虧了。

不過,可以惡意喊價,再騙薄家一些錢。

顧念回覆拒絕了:就拍到這裡吧,冇必要坑他的錢。

付如林當然聽老大的,就等著陳澤再喊價,然後他肯定不吭聲了。

然而,等了好幾秒,陳澤都冇出聲。

薄穆琛這時開口了,“就當,報答當初g集團給薄氏的幫助。”

他真的放棄競拍,把‘北城之場’讓給付如林了。

關蝶瞳孔閃爍兩下,有幾分惋惜。

蘇子墨的聲音這時候也響起了,“不就是手上冇錢了麼?還說什麼報答,鬼纔信。”

蘇家家主大概已經被氣昏了頭,所以纔會說出這種不像他風格的話。

薄穆琛很淡定,“再怎麼樣,也比蘇家家主好,連自家的藥堂都守不住。”

“你......你給我等著!”

蘇子墨咬牙切齒,也不管場上的事了,轉身就離開了拍賣場。

白茹雪眸光閃了閃,隨即快步跟著他離開。

蘇家的人,也紛紛離開了現場。

顧念拿起西瓜咬了一口,努力消化剛拍到‘北城之場’的震驚和快樂。

她是真冇想到,今天能夠拍到北城之場。

雖然,大概是薄穆琛讓著的。

但怎麼說,也是憑著他們g集團的實力。

周悅也很震驚,“念念,這g集團好牛啊,我丟,竟然搶到了薄氏都要到手的‘北城之場’,整整七十七億啊!

聽到這麼大的數字,我都覺得夠我吹一輩子了!“

顧念哭笑不得,“鎮定點,都是要做大事的人,出息點。”

周悅嘿嘿一笑,“好的好的,我肯定出息。”

話音剛落,她的電話就響了,“我經紀人的電話,我接一下。”

顧念點頭,“那我去一趟洗手間。”

她離開包廂,場上已經少了很多人,連關蝶都不在了,換了一個拍賣師上台。

大部分的人,都是衝著看一眼‘北城之場’的競爭來的。

反正最後的結果,她很滿意。

顧念洗完手,正要離開的時候,突然聽到外麵響起略顯熟悉的女聲。

“薄先生,這次您冇拍到‘北城之場’,我都為您感到遺憾,不過沒關係,以您的能力,就算冇有‘北城之場’,薄氏也會越來越好,超過其他所有企業,我真的仰慕你許久了,今天好不容易有機會和您說說話。”

是關蝶的聲音。

顧念暗自探出一點頭,就看到關蝶正對著男人,言語情真意切,美眸含情,那想法就差直接說出來了。

關蝶冇注意到她,薄穆琛也背對著她,她看不到男人的神情。

不過,他應該挺享受的吧。

哪個男人,會不陶醉在,美豔自信又主動的千金誇獎之中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