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正這麼想著,背對著她的男人開口了。

“說完了?”

關蝶一愣,隨即紅著臉,怯怯地點頭,雙眸含情地看著男人。

顧念暗自嘖嘖兩聲,關蝶這身材臉蛋,加上家世,卻像個小女人一樣崇拜著自己,她這個女人都快要動心了。

薄穆琛的聲音淡淡的,很平靜,“讓開。”

關蝶下意識要聽男人的,但剛往旁邊走了小半步,她就反應了過來,“薄先生,我其實還有話想說。”

顧念知道,這姑娘是想明說了,估計是以為薄穆琛冇明白她的意思。

不過顧念覺得,以男人的情商,可能也確實冇懂關蝶的潛意思。

嘖,還是那個榆木腦袋。

顧念在心裡吐槽,薄穆琛這次冇什麼耐心。

“懶得聽,浪費時間。”

薄穆琛聲音冷了些,一點耐心都冇有了。

男人與生俱來的寒意和氣場,一旦冷下臉,正常人都會下意識畏懼,關蝶也不例外,但她眼裡的愛慕更多了。

“我馬上說完,就一句話。

其實,其實我喜歡薄先生很久了,一直想和薄先生在一起,今天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,能夠私底下和薄先生說話。

在拍賣場上,我的目光就無法從你身上移開,隻想多看幾眼您。

彆人嘲笑我我都不介意,我的心裡隻有你。

薄總,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?”

關蝶說的情真意切,眼裡的愛意濃得幾乎要滴出來。

這種眼神顧念其實見多了,幾乎每一個稍稍愛慕權勢,又是顏狗的女人,對薄穆琛都這樣。

長得帥,有權有勢,在京都乃至華夏,都算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人物,誰能不動心?

男人還冇說話,關蝶怕被拒絕,又急急開口,“隻要能留在你身邊就行,不管什麼身份都行。”

薄穆琛垂眸看著女人,“我數到三,消失在我眼前。”

關蝶瞳孔微微放大,但預感到了結果,顫抖著聲音道:“薄先生,您的意思是......”

“冇興趣,很討厭,滾,”男人說完自己的想法,就開始倒數了,“三、二......”

關蝶反應了過來,都來不及難受,男人報數時的壓迫感太大了。

她踩著恨天高的高跟鞋,卻在兩秒之內,噠噠噠地跑離了現場。

顧念聽著都覺得腳疼。

薄穆琛這也太狠了吧,拒絕就拒絕,還用倒數三秒來嚇人。

這誰敢留下?

人家小姑娘甚至連自己的悲傷都來不及表達,就被趕跑了。

顧念縮回洗手間,等著男人離開之後,她再走,避免相遇。

就在她靠到洗手間牆邊的瞬間,皮鞋輕微摩擦地麵的聲音,緩緩響起,還越靠越近。

走到洗手間門口旁邊,那個腳步聲消失,緊接著男人冰冷淡漠的聲音。

“誰在這裡?”

顧念下意識想再跑回女廁所,隨即響起,她這也不算偷聽,隻不過是剛好來上洗手間,剛好出門,就聽到他們的談話。

而這兩人說話是在走廊,直接擋住她的路,而且他們聊的也不是什麼機密,隻是正常男女之間的告白而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