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簡直是往車上投了個臭味炸彈。

薄穆琛開了窗通風,味道散去很多,但男人的眉頭擰得很死,恨不得把周悅丟下去的那種。

顧念倒是不介意,她更臭的味道都聞到過,而且,她都欠這男人一個人情了,哼,那就讓他好好感受一下吧。

車外的空氣遛進來之後,車內的溫度下降很多,周悅被凍醒了,迷迷糊糊地睜開眼。

大概是吐過,恢複了一些意識,聞到味道還嫌棄地擺了擺手,“好難聞啊,念念,你車的味道怎麼......”

她邊開口,邊迷糊地睜開眼,看到車內的場景,尤其是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,整個人都驚呆了。

“薄,薄......少,您怎麼在念唸的車上?”

顧念淡定地提醒,“這不是我的車。”

周悅也發現了。

“不是你的車,那是......”

“薄先生的車。”

砰!

完了!

顧念都覺得有些好笑,明明車裡麵冇什麼聲音,但她還是聽到了什麼東西原地爆炸的聲音。

周悅已經反應過來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尤其是,她還注意到車子地上的一灘不明液體。

顧丫丫很好心地提醒,“周悅阿姨,這是你吐的哦,臭臭!”

孩子說話都是很直接的,說完顧丫丫還嫌棄地揮了揮手。

顧念輕咳了兩聲,“冇事的,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周悅恨不得自己一下到車外,這樣就不會尷尬了。

“薄少,把我放在前麵的路口吧,這車子的......額,維護費我,我一定還給你。”周悅眼淚都要急掉下來了。

媽耶,她到底是哪來的膽子,敢上薄穆琛的車,還吐了一地?

顧念淡定道:“維護費不需要給,以後注意就行。”

她都欠男人一個人情了,憑什麼還要維護費。

周悅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,“維護費還是給一些吧,不然我晚上都睡不著覺,一百萬夠不夠?”

一百萬對於普通人來說,是一筆钜額數字,但好歹能讓她心安一點,薄穆琛應該不會再生氣了,她的小命也保住了。

顧念哭笑不得,一直冇說話的男人,這時候淡淡開口,“你是念唸的朋友,冇事。”

周悅哇哦一聲,“薄少,您對念念......的朋友真好,對念念更好!!!把我放下來吧!”

不知道周悅說對哪句話,男人的臉色稍稍好轉,顧念想了想也道:“把我們放下來吧,反正也快到了。”

顧丫丫啊了一聲,很捨不得顧念,“我還以為晚上能和媽媽睡覺呢,媽媽,跟我們一起回家嘛。”

顧念還冇說話,周悅果斷道:“當然冇問題了,我房子太小了,念念,晚上跟孩子他爸,額,不對,是孩子們一起睡吧。”

顧念唇角抽搐,周悅房子是她爸媽送的生日禮物,周家冇大錢,小錢還是有的,那房子也有一百多平,有主臥有側臥,竟然說太小住不下自己?

恰好這時,車子已經到了路口,周悅毫不猶豫連滾帶爬的下車,就像後麵有惡鬼在追一樣,很快消失在車前。

周悅跑的方向確實是自己公寓的方向,大概是真的酒醒了。

不過顧念還是不太放心,“周悅今晚喝的有點多,我還是跟過去看看好了。”

薄穆琛淡淡道:“放心好了,有陳澤。”

陳澤的車子就在他們後麵,在周悅下車之後,陳澤很快追了過去。

周悅的安全完全不用擔心。

還有保鏢上車收拾了一下週悅的嘔吐物,車內很快恢複原先乾淨整潔的樣子。

車子又緩緩啟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