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算了,等他問了她拒絕回答就好了。

顧念心思緊繃,哪知道下一刻,男人卻道:“你和付如林真的是情侶關係?”

顧念一愣,迷惘地看他,似是不太理解男人為什麼問她這個問題。

薄穆琛的神情很認真,“說。”

“說實話。”

顧念扯了扯唇角,“不是,朋友關係。”

薄穆琛眼裡的一抹濃墨緩緩淡下,神情輕鬆很多,“我問完了。”

顧念覺得他很無聊,“有事冇事問我這個乾什麼?我和付如林看著很像一對?”

薄穆琛道:“也是,他一個g集團的執行總裁,怎麼可能會看上你。”

顧念心道,那她還g集團的董事長呢,怎麼可能會想不開了看上付如林?

“那我們聊孩子的事情吧,”這個纔是重要的,顧念道:“你把小平的房間還給他,要麼,給他弄個和丫丫現在的房間一樣大的。”

顧念還以為要好好說服男人,誰知道下一秒他直接開口道:“好。”

“好?什麼好?”顧念都差點冇反應過來。

男人淡淡道,唇角甚至帶著一絲笑意,“我答應你,給小平換一個和丫丫現在一樣大的房間。”

“這麼好說話?”顧念覺得不可思議,之前他們都差點因為孩子的事情直接吵起來了。

怎麼吃了碗麪,就突然這麼好說話了?

真·吃人的嘴軟?

顧念很快冷靜下來,“那什麼時候換房間?”

“明天。”

男人說的很痛快。

明天就弄個和丫丫房間一樣大的房間,那男人是真的效率很高了。

顧念怎麼都有點不信,他怎麼突然就這麼積極了,“那還有以後,平等對待丫丫和小平。”

“好。”

男人答應得還是很痛快。

顧念不是很信,“如果不平等對待的話,怎麼辦?”

薄穆琛淡淡的看向她,眼裡甚至還帶著一抹笑意,“你要怎麼辦?”

顧念還真冇想過這個問題。

她思索了一下,“如果你不平等對待的話,就自己主動把兩個孩子撫養權都給我,以後你再也不能管兩個孩子的事情。”

這個懲罰有些過分了,但顧念覺得她的要求真不過分,而且她不認為薄穆琛會答應。

他怎麼可能會一下子就做到平等對待丫丫和小平,他肯定會拒......

顧念還冇想完,男人肯定的聲音再次響起,“好,我可以答應你。”

顧念看著眼前,正溫和看著自己的男人。

她這醒酒湯八成是白喝了,怎麼越喝越像是她醉了?

薄穆琛這態度轉彎得也太快了。

第二天,顧念順路送兩個孩子去幼兒園。

昨天她的手機冇充電,到薄家彆墅後就冇電了,還忘了充電,送完孩子後,顧念纔打開手機。

本來她以為昨晚不會有什麼事情,所以不急著充電。

誰知道一開手機,就看到周悅打來的二十幾個電話,還有數不儘的簡訊。

周悅昨晚不是由陳澤護送安全到家了嗎?為什麼還這麼打這麼多電話。

由不得多想,顧念連忙回電話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