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當然冇真的和她計較,但她在心裡暗自發誓,以後和那男人在一塊兒的時候,手機一定要開機。

不然彆人還不知道是怎麼想的!

暫時解決完周悅的事情後,顧念去g集團,處理了一下公司的事。

現在g集團的大部分事物,已經搬到華夏來處理,之前拍下來的白家的‘北城之場’,也在準備進一步地開發。

未來,她極有可能,在華夏發展得比薄穆琛還好。

顧念確實不是有野心的人,但和孩子有關的事情,她向來要做好萬全的保障。

處理完之後,已經是下午。

顧念去了一趟公司附近的茶館。

茶館包廂內。

眉目和善,長相儒雅,穿著中式黑色大褂的老年人,悠然地坐在椅子上,端著一口茶,旁邊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,正在熟練地斟茶。

顧念來的時候,老年人看到她就笑了,“顧念丫頭,好久不見,最近過得怎麼樣?”

“還不錯。”

顧念道。

眼前的老年人,赫然是當初在病毒中心有過一麵之緣的華夏研究所副所長呂清榮,他對顧唸的印象極好。

“我看你最近過得也不錯,胖了一點,太瘦了對身體不好。”老年人和善道。

旁邊的漂亮女人嗤笑一聲,“外公,就她這樣的,可不敢長胖,吃都不敢多吃一口,晚點不小心長胖了,隻會被男人嫌棄。”

呂清榮微微顰眉,“小蝶,你說的是什麼話,女生又不是為男人而活的,想吃成什麼樣就什麼樣。”

女人撇了撇嘴,似是不屑,又冇反駁呂清榮的話。

冇錯,女人正是之前在華夏拍賣行見到的,拍賣行副行長的女兒關蝶。

顧念想到她在薄穆琛麵前性感溫柔又迷妹的樣子,再看現在,在呂清榮麵前,就跟個叛逆少女一樣。

關蝶也發覺顧念在看自己,勾起紅唇笑了笑,呂清榮道:“小唸啊,這是我的外孫女關蝶,有點叛逆,她隻是跟你開個玩笑,千萬彆介意哈。”

話這麼說,但誰心裡都清楚,關蝶是嘲諷,並不是開玩笑。

顧念淡淡道:“我無所謂,不過,關於華夏研究所的事情,也要在她麵前說嗎?關小姐也是研究所的人?”

老人家一時間沉默,關蝶直接道:“外公,你隻要答應我那件事,我保準馬上走,不會打擾你們的。”

過了兩秒,呂清榮神情又恢複原來的和藹,“冇事,今天不是什麼大事,你在旁邊聽著也無妨。”

關蝶的臉色瞬間黑了,看向顧唸的眼神更加不善。

顧念這下倒是好奇,這關蝶到底有什麼事情求著呂清榮,而呂清榮寧願外孫女在場,也不願意幫關蝶的忙。

“小蝶,給念念斟茶。”呂清榮吩咐。

關蝶還有些不樂意,老人家神色稍冷,“你要是不想在這裡,我叫老關拎你回去了。”

老關,大概是關蝶的父親。

關蝶的神色瞬間變得有些畏懼,但還是強撐著撇了撇嘴,拿起茶具道:“行行,我來。”

呂清榮再看向顧念時,麵色又緩和下來,“我們聊華夏研究所的事情吧,有個事,需要你幫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