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實驗記錄,就是研究員在做實驗室,對實驗數據的記錄。

顧唸的話說出後,包廂內的氣氛瞬間壓抑,一片寂靜。

過了許久,呂清榮纔開口,聲音有些沉重,“你要你母親的實驗記錄乾什麼?”

顧念淡淡道:“我就是想知道,當年我母親為什麼要離開研究所。”

呂清榮道:“你母親是因為工作太累,身體支撐不住,才選擇走的,研究所也遵從你母親的意願。

至於你母親的實驗記錄,因為這是她從事華夏研究所研究人員時的工作記錄,屬於華夏機密,所以很抱歉,無法給你看。”

顧念微微垂下眼簾,母親在離開華夏研究所不久,就去參與了‘完美基因’計劃。

說什麼工作累,身體緣故,都是假的。

還有母親當年工作的內容。

在她提這件事的時候,呂清榮的神情,絕對冇他說的那麼簡單。

呂清榮見顧念不說話,繼續道:“如果你不信我說的,等你進了華夏研究所,任務完成得好,就有資格知道關於你母親的事情了。”

顧念梳理了一下,“所以,在我加入之前,還是什麼都不知道,必須進去了,才知道任務內容,纔有機會知道我母親的事情,對吧?”

呂清榮點頭,咳嗽兩聲,有點心虛,“是這樣。”

這麼一看,顧念好像是在抽盲盒一樣,完全不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頓了頓,他道:“你放心好了,華夏是不會坑你的,隻不過很多事情屬於機密,無法告知你。”

就怕顧念因為什麼都不知道,所以不願意加入。

顧念抿了一口茶,淡淡道:“我當然知道,我能看出呂前輩很想我進華夏研究所,華夏研究所有需要我的地方,可是,一旦我加入,我後麵的生活都不自由了,所以我得好好考慮,給我一段時間。”

呂清榮鬆了口氣,“半個月的時間,你看行嗎?”

顧念嗯了一聲。

一場交談,猶如談判。

好不容易結束,呂清榮摸了摸額頭,他竟然不知不覺流出了冷汗。

這丫頭的沉著冷靜,不驕不躁,就跟活了半輩子的老狐狸一樣,完全冇有年輕人麵對上位者時的慌張和無措。

隨即,呂清榮又忍不住笑了。

早在顧念直接拒絕所有研究人員夢寐以求的華夏研究所職位的時候,他就該知道了。

這丫頭,恐怕不是池中之物,比他那個不爭氣的外孫女強太多了。

想到那個外孫女,呂清榮眉頭忍不住擰起。

顧念離開茶館後,就來接孩子們了。

今天是她負責帶孩子。

到的時間晚了幾分鐘,丫丫和小平都在門口,顧念剛牽起孩子的手,就看到不遠處一個小孩的身影。

是蘇離,孩子正幽幽地看著顧念。

顧丫丫也發現了,小聲和顧念道:“媽媽,自從蘇離不能說話後,他整個人沉默好多啊。”

薄小平涼涼道:“讓你不能說話,你也沉默。”

顧丫丫反應過來,她好像說了一句廢話,紅著臉咳嗽兩聲,揚起下巴道:“我的意思就是,他就像變個人一樣,鬱鬱寡歡的,對誰都愛答不理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