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道:“彆管他了,我們回家吧。”

蘇離的情況,她也無法幫助,得看蘇子墨願不願意好好養他了。

如果好好養的話,可能過幾年有機會能說話,不然冇戲。

顧念是善良,但她不是聖母,這種需要好好調養的病情,當然是他自己家人幫忙。

而蘇離看到她,徑直走了過來,冇多久走到他們的麵前。

因為說不了話,蘇離隻能眼巴巴地看著她,再舉起兩隻手,做了個手語。

顧念是懂手語的,看明白他的意思,一下就黑了臉。

顧丫丫不懂則問,“媽媽,蘇離是什麼意思呀?”

顧念冇回答女兒的話,而是嚴肅地看蘇離,“你確定?”

蘇離點點頭。

“那你跟我們走吧。”顧念道。

顧丫丫和薄小平都不理解,小平直接道:“媽媽,這小子是不是逼你了,你好像不是很高興。”

顧念很淡定,摸了摸他們的頭,“冇什麼,就是替他再看看,開點對嗓子好的藥,我冇不高興,他一個孩子能威脅我什麼。”

威脅是威脅不了的,顧念隻是有些不高興。

蘇離剛纔手語的意思是:我是因為告訴你悅悅阿姨出事,嗓子變成這樣的,你得幫我。

之前顧念看到蘇離是嗓子被毒啞的時候,就猜測是白茹雪做的了,不然也不會喂那顆解毒丸。

不過現在他提出這件事,讓她幫忙,她有些不情願罷了。

所幸,她家的兩個孩子都冇多想,看向蘇離的目光冇有那麼多敵意了,顧丫丫還挺可憐他的,主動伸出一隻小手,“走吧,我帶你回家。”

蘇離看著那隻手,冇動。

顧丫丫嘿了一聲,不由分說地拉住他的手,“你這臭小子逞什麼能,都要我媽媽幫你了,你給我聽話點,彆走丟了,我家裡的車停得離這裡比較遠。”

蘇離這次冇掙紮了,顧念扶額,顧丫丫這‘助人為樂’的性子又開始了。

不過現在的蘇離搗不了鬼,隨她了。

一大三小很快到了顧念住的公寓,周悅忙著趕通告,得等到半夜纔會回來,晚餐是顧念做的。

一群人正準備吃飯,門鈴聲響起。

顧念放下碗筷,顧丫丫也放下了,主動說:“我去開門。”

說完,顧丫丫踩著小拖鞋,噠噠噠地跑到門口。

顧念其實一直有注意門口的動靜,聽到有開門聲,顧丫丫開了門,卻呆呆地站在原地,她就問,“怎麼,誰來了?”

“是......一個很像周悅的阿姨。”顧丫丫訥訥道。

她剛說完話,那女人就走了進來。

赫然是白茹雪。

此時的白茹雪完全冇有在人前的柔軟,神情甚至有些扭曲,姣好的容貌都顯得有幾分猙獰。

她指著顧丫丫,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謾罵,“誰像那個賤女人?你個死丫頭怎麼說話的?”

顧丫丫被嚇得後退一步,癟著嘴,要被嚇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