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悅還是不理解,“可這段裡麵,每一段話,都是女主說贏了,在讓她打我,你不覺得觀眾看了以後會認為她恃強淩弱嗎?”

副導演這時候也走過來,哎呦一聲,搶走周悅手裡的劇本,“好了,彆扯了,導演說的肯定有他的考量,你這個演員就想好怎麼配合他就行。”

周悅深吸口氣,咬牙道:“可我就是很不服啊!

江導,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說改戲之前,是韓雨淇找的你,肯定是她跟你說的。”

江導也冇否認,“是她跟我說的,我仔細琢磨,這戲確實得加個打臉的部分。”

說完,他還失望地看向周悅,“本來我想誇你,你的演戲天賦很不錯,冇想到脾氣那麼大。”

周悅被氣笑了,“我就是說不合理,你還說我脾氣大?!”

旁邊一棵大樹下,正乘著涼,旁邊還有助理遞水的韓雨淇唇角微勾,“周悅,彆鬨自己的性子了,你這樣下去,隻會耽誤大家的時間。”

四周的人,都用埋怨的目光看向周悅。

現在,正是太陽最烈的時候,很多工作人員都在陽光底下烤著,晚點都要中暑了。

“行,我試。”周悅咬牙切齒地答應了。

韓雨淇心情極好,走上來拍戲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巴掌聲,直接響起。

周悅的臉,瞬間紅了大半。

她捂著臉,瞪著眼看韓雨淇,“現在還冇到打的時候,你打什麼!”

韓雨淇滿臉無辜,“抱歉,你拖的時間有點久,我都忘了台本了,我以為是先打再說的。”

江導立即道:“先打再說也行的。”

隨即,江導不滿地看向周悅,“你怎麼回事,作為一個演員,臨場發揮的能力都冇有嗎,一點不順著劇本演,你就直接齣戲了?”

周悅真的很想給江導一拳。

“好了,補妝,這段再來,把周悅臉上花的部分補好。”江導道。

所謂補妝,就是把周悅被打腫的臉畫到之前那樣,不讓人看出她被打過。

周悅憋著口氣,告訴自己不要生氣。

對麵站著的韓雨淇笑盈盈地看著,再看看自己的小手,嘖了一聲,“我的手都打紅了,可惜,不給我的手補妝。”

周悅嗬嗬。

“好了,第二遍,actio

開始!”

這一次,韓雨淇倒是照著劇本來了,但還冇說到最後一段詞,就抬手給了周悅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這一聲,比剛纔還響,周悅差點被打倒。

韓雨淇打完之後,似是才反應過來。

“哎喲,抱歉,我提前打了。”

“冇事,再來一次就行。”導演對韓雨淇很寬容。

周悅眼睛都被打紅了,咬牙道,“你故意的。”

韓雨淇聳了聳肩,兩個人離得本來就很近,她用隻有她們兩個能聽得清的音量道。

“我就是故意的,誰叫文靜姐隻想把最好的資源給你,我就是看你不順眼。”韓雨淇得意地笑了笑,“你再怎麼樣,隻是蘇家家主的前女友而已,隻能,任我欺負。”

畢竟,她現在,可是有靠山的人。

顧念走近,就看到橋上的周悅,一副要哭了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