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遠處的周悅,恰好也看到顧念,直接道:“我要休息會兒再說。”

江導敷衍點頭,“行,給你十分鐘時間,我們先拍下一場戲,你調整下心態,彆耽誤大家時間。”

周悅離開了拍攝場地。

隔得遠,顧念就發覺周悅的臉不太對勁。

化妝師雖然補妝補的好,但仔細看,還是能看出,周悅左右邊的臉是不對稱的。

“你的臉怎麼了?”顧念擰眉。

周悅不在意地搖了搖頭,努力對自己的好友扯出一抹笑,“冇什麼,就是冇睡好,把臉睡腫了。”

顧念並不是很信,“你能把臉睡得這麼腫?”

“真的啦,今天拍戲有點忙,辛苦你過來了,先回去吧。”周悅道,往門口那邊輕輕推了一下顧念,“你先走吧,導演他們都催著我繼續拍戲呢。”

顧念微微擰起眉,“明明是你先叫我來的,現在我剛來,你就讓我走?”

周悅耷拉著腦袋,整個人看起來懨懨的,“不好意思,我進組的時候也冇想到那麼忙,回頭請你吃飯好不好?”

顧念眸光微動,抬手,拍了拍周悅的肩膀,替她理了理衣服,“你這次的角色,應該是很颯的那種吧,彆愁眉苦臉的,好好拍戲。

你冇時間招待我也冇事,我自己回去,下次再來看你。”

“嗚嗚,念念,你真好。”

周悅感動道,抱住女人。

就在這時,電話響起,是周悅的手機。

她一看是自己的經紀人,輕咳兩聲,和顧唸對視一眼,“我接一下文靜姐的電話。”

顧念雙手環抱,點了下頭,“直接接好了,放心,我不會說話的。”

周悅嚥了咽口水,“我還是去邊上接好了。”

周悅拿著手機要走,顧念直接按下接聽鍵。

下一秒,蔡文靜的聲音就在電話那端響起,苦口婆心的,“悅悅啊,我知道你在這個組受了很多苦,等拍完這個戲就好了。”

周悅看了眼顧念,電話雖然冇開擴音,但兩人離得很近,蔡文靜在那邊說什麼,顧念也聽得到。

周悅下意識後退半步,顧念又走近半步,前者無奈地歎了口氣,和蔡文靜說。

“文靜姐,我冇什麼受苦的,冇其他事的話,我先掛了。”

蔡文靜在那邊哎喲一聲,又長長地歎了口氣,“彆裝冇事了,你那麼說我心裡也難受,但娛樂圈就是這樣的。

韓雨淇她現在有靠山,很多事連我都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韓雨淇讓導演加打臉戲的事情我也聽說了,你就先熬過這段戲,等後麵我絕對不會吧你們排到一起。

我先去忙了,有事再說。”

蔡文靜掛斷了電話。

顧念麵無表情地看著周悅,“這就是你說的,隻是拍戲很忙?”

周悅笑著打哈哈,“是拍戲忙啊,確實很忙。”

顧念冇接她的話,指著女人的臉道:“所以你的臉,隻是他們加的打臉戲導致的?”

周悅低著頭道:“當演員嘛,受點傷是難免的,你就彆問了,快走吧,我要繼續拍戲了......”

周悅都要哭出來了,“念念,我不想你看到我拍這段戲,真的不好看。”

她不想讓顧念看到她被人欺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