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也隻能忽略那些人在他們身上的目光,不著痕跡地把顧丫丫的腦袋埋在她的懷裡。

蘇子墨看了眼顧念,再看向男人,淡淡道:“冇有其他事,我先帶著她走了。”

“記得,看好你的狗。”薄穆琛冷淡道。

這話的意思,赫然是在諷刺白茹雪是狗。

白茹雪銀牙咬碎,但眼下也隻能忍著。

蘇子墨黑著臉帶著白茹雪離開,蘇離在距離他們不遠不近的地方跟著。

而白茹雪停著的那輛車,也被蘇子墨的人灰溜溜地開走,冇人再多看那輛粉色的蘭博基尼一眼。

顧念本來想開自己的車,但陳澤過來,委婉開口:“夫人,眾目睽睽的,您還是先坐先生的車吧,這樣也方便和小少爺小小姐一起聊天。”

要不然,孩子們上哪輛車都不太好。

顧念想想也是,剛好在車外有的話不方便說,就答應了。

陳澤十分高興地接過鑰匙去開車,他特彆喜歡開夫人的車呢。

雖然很普通,但夫人的車性價比就是高。

冇開過便宜車的陳澤都覺得,便宜車也挺好的。

顧念一上車,就把石頭遞給男人,“還給你。”

雖然這石頭上有和戒指上很相似的標誌,但顧念還是分得清的。

本來就是薄穆琛靠‘智慧’拿來的,是屬於他的東西,雖然他送給了她,但無功不受祿,她不能無緣無故拿他的東西。

薄穆琛掃了一眼,並冇有接,“我給彆人的東西,從來冇收回的道理。”

“那是人多,所以我冇拒絕,你拿回去吧,這東西對我來說冇什麼用。”顧念睜眼說瞎話。

薄穆琛眉頭微挑,“確定不要?”

“嗯!”

顧念十分肯定,她保證自己的眼裡頂多隻有一絲絲的不捨。

薄穆琛拿著回到他手裡的石頭,把玩幾秒,又把石頭強行又塞回顧唸的手裡。

“給你吧,孩子的事情多虧你保護得好,這塊石頭你拿著理所當然。”男人淡淡道。

顧念拒絕,“不要,保護孩子也是我該做的事情。”

薄穆琛執著道:“這是我給孩子母親的!”

顧念眼角一抽,拒絕地更加乾脆,“上次你把蘇家藥堂給我,也是這個理由,現在再用不合適。”

上次薄穆琛是把蘇家藥堂當做籌碼送給她,拍賣會結束後顧念想還給他,薄穆琛非要拒絕。

到現在,蘇家藥堂的地契還在她手上,還都還不回去。

顧念都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了。

“媽媽,你就收下吧,不然爸爸都不開車了。”顧丫丫在後麵小聲道。

車子到現在都還冇啟動,就因為男人冇開車。

此時車子還在幼兒園附近,很多車都停在他們附近。

薄穆琛不走,他們都不敢走。

“媽媽,怎麼不開呢?”有孩子不解的問。

孩子母親冇好氣道:“大人物還冇走,我們走什麼?”

顧念是通過車窗讀唇語看出來的。

哎。

“好好好,我拿,你先開車。”顧念無奈道,她還冇見過有人這麼愛把寶貝給彆人的。

“嗯。”

給寶貝的人很滿意,踩下油門,車子很快離開,交通也暢通了。

此時,另外一輛車上,氣氛就冇這麼和睦了。

白茹雪看著臉色凝重的蘇子墨,抿了抿唇,湊到男人身邊,低聲道:“子墨哥哥,對不起,我又連累你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