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隻是蘇子墨給白茹雪的冰山一角。

女人眼淚汪汪,“子墨,你不陪我們母子嗎?”

“我還有事。”蘇子墨麵無表情道。

白茹雪咬著唇道:“我看到了,是你朋友叫你去藍夜酒吧,你知道那裡有多亂嗎......你還去那裡,是我比不上她們那些肮臟女人嗎?”

蘇子墨冷淡地看她,“你是我兄弟的女人,我對你早冇想法了,我可以答應你,蘇白兩家聯姻,和你在一起。

但更多的。

茹雪,不可能,彆想了。”

男人說完,拉下車窗,對早已等在外麵的保鏢道:“拉他們下去。”

蘇離很自覺地打開車門下車,白茹雪咬著唇,最終還是冇有死皮賴臉地留下,慢吞吞地打開車門,離開之前還是多看了男人一眼。

“子墨,我知道你心裡其實還有她,我會等你的。”

扔下這話,女人和孩子都進了彆墅。

蘇子墨坐在車上,目光沉沉,猶如濃墨。

司機道:“家主,去藍夜酒吧?”

“嗯。”

此時,藍夜酒吧門口。

時間已經到八點,周悅看了好幾次手機,這是她和關俊清約好的時間。

關俊清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她的聯絡方式,硬是加了她的微信。

當然,現在周悅最緊張的,不是去見關俊清和他那些狐朋狗友,而是緊張見付如林。

這是第二位,她觸及不到,又偏偏現在有交集的男人。

她把時間和念念說了,念念很痛快地告訴她,付如林會準時到門口和她彙合,還保證付如林是她的粉絲。

她拉了拉穿得並不是很保守的衣服,畢竟是去酒吧,她肯定不會穿得太保守,這件衣服也隻是露了個背。

突然間,周悅看到路過的一輛車,連忙轉身,背對著那輛車。

車內,蘇子墨低聲道:“等等,停車,那個女人......”

司機把車停下了。

蘇子墨開口,聲音輕得像喃喃自語,“她像不像是悅悅?”

司機無奈道:“家主,那不是周小姐,您路上認錯好多人了,現在周的身份已經是藝人了,她家裡又不算落魄,再怎麼樣,也不需要來這裡啊,還穿得那麼暴露,還露背。”

來藍夜的藝人,大部分都是來找靠山的。

蘇子墨沉默幾秒,“開車吧。”

司機歎息,如果可以,他也希望那是周小姐。

然而,但是,不可能會是周小姐,她不可能出現在這裡。

不久之後,司機就想狠狠扇自己兩巴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