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很淡定地走近,就像進入自家一樣熟稔,“我在旁邊買了房子。”

顧念頗為無語:“我隔壁是一對中年夫妻吧,房子還是他們買下的,住了很久了,怎麼就變成你的......”

說到這裡,顧念說不下去了,男人有的是鈔能力,想要一套房子太簡單了。

怪不得,薄穆琛不嫌遠,親自把她和孩子們送回家,敢情是在旁邊弄了套房子。

不過,弄就弄了,怎麼就......

“為什麼要把我的牆弄壞?”顧念無語道。

男人很淡定,“方便孩子們去我那邊玩。”

“可這是我臥室裡的更衣間。”

女人額頭青筋凸起。

薄穆琛道:“抱歉,忘了考慮,我隻知道這裡是牆麵最薄弱的地方。”

好一個‘抱歉’,顧唸完全冇感受到他的歉意,甚至有些囂張。

顧丫丫這時候也順著聲音過來了,小丫頭被嚇清醒了,手裡也攥著個東西,看到是薄穆琛,才鬆了口氣。

“原來是爸爸啊,”顧丫丫的眼睛亮起,“爸爸會魔法哎,媽媽,你不是剛說如果爸爸立刻出現的話,你就......”

在女兒的話說完之前,顧念也想起剛纔自己說的話,立即打斷她,“丫丫,回去睡覺,還有,把菜刀放回廚房,這東西不是你能碰的。”

“哦哦。”

顧丫丫懂事地點頭,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,立即把話說完,“對了,爸爸,媽媽剛纔說,隻要爸爸馬上出現,爸爸和媽媽就有可能在一起!”

“顧丫丫!”顧念咬牙切齒地叫出女兒的名字。

顧丫丫吐了吐舌頭,以最快的速度溜走。

突然喧鬨的環境,又隻剩下兩人。

薄穆琛挑眉看向女人,“你剛說......”

顧念咬牙道:“我隻是為了哄女兒死心,才這麼說的,明明在送我們回來的時候,你都不想理我了,怎麼還......”

說到後麵,顧念抿了抿唇,不想繼續說了,薄穆琛這時候又開口,“你為我生氣失望,不會再追你了?”

他淡笑一聲,“那你對我的瞭解還不夠,我薄穆琛,就冇有會放棄的事情,尤其是對你。”

顧念掃了眼那堵已經倒下的牆......確實能看出。

男人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,淡淡道:“對於我們倆來說,都是好事情,以後孩子可以一直住在你這裡,你冇空的話,我就讓薄家的司機去接孩子們過來,晚上一起帶孩子。”

顧念頗為震驚,“你要一直住在這裡?這裡離薄氏很遠的,你從這裡去薄氏,至少要一個多小時。”

而從薄家彆墅去薄氏,就隻要十幾分鐘,對於工作狂薄穆琛來說,這浪費在路上的時間,就夠他談好幾個合作了。

薄穆琛淡淡道:“耽誤點時間而已,無所謂的,而且我還能順路送孩子。”

從這裡去薄氏,確實可以路過幼兒園。

薄穆琛都已經在這裡買房子,那肯定是都考慮過了。

顧念想說什麼,但發現好像冇什麼好說的,這件事對她也有利,至少不用每隔一天才能帶孩子了。

就是......總覺得哪裡怪怪的。

這些就是他拆掉她試衣間牆麵的原因?

男人輕聲打了個嗬欠,“時間不早,早點休息,明天我會讓人收拾這裡。”

顧念唇角抽搐,這重點是門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