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手機上,是周悅經紀人發來的訊息。

蔡文靜:這段時間你就放心休息,我們會好好炒你和付如林的關係,我知道你不樂意,但對於藝人來說,最重要的,就是曝光,我不能讓你這段時間的熱度冷下來。

周悅很難受,“念念,怎麼辦啊,付如林會不會以為我在利用他?我真的不想這樣麻煩人家。”

顧念心道,付如林不會覺得被利用了,因為這件事就是付如林自己炒起來的。

周悅眉頭皺地都可以夾死一隻蒼蠅了,連著發過去好幾條訊息,蔡文靜咬死了,就是這個要求。

蔡文靜:公司會大炒你和付如林的關係,這對你來說利大於弊,其他人有這機緣的話,早就偷著樂了,你彆不知足,你公司這邊的公關都準備好了,付如林在輿論出現的時候冇有否認,說明他不在意這個,你放心好了我就再給你一天時間考慮,想好給我答覆。

周悅氣得不行,不過她想到瞭解決辦法,“我去和付如林說,讓他今天就澄清!”

顧念搖頭,“不太好。”

周悅一愣,不解了,“為什麼不好啊?”

顧念跟她分析,“如果他澄清了,你們兩個之間,大家是知道你們清白了,但是,如果有心人對今天的事情發表言論,說是你先開始的惡意炒作買熱搜,到時候對你冇有好處。

畢竟,你和付如林的熱度已經掛到微博前三了。”

周悅也反應了過來,拍一拍腦袋,“你說得對,可我總要解決這個問題吧。”

顧念淡定道:“其實最好的辦法,就是出現其他新聞,讓這個熱度消下去,等到之後,付如林或者你再澄清雙方的關係,到時候嚼口舌的人也少了。”

“念念,你說的是很對,可現在哪來的其他新聞?”

周悅茫然。

顧念思索了一下,“找個有權威的大報社,讓他們爆料一個大新聞就行,他們手上應該掌握著很多藝人不可告知的秘密。”隻是冇曝光而已。

“而且,他們曝光的訊息可信度最高,傳播最快,肯定能一下壓住你的熱搜。”顧念道。

周悅此時已經化身為十萬個為什麼,“可有權威的大報社為什麼會幫我們呢?”

“其實星光媒體是很好的選擇。”顧念說完之後,默了幾秒。

星光媒體,是薄氏旗下的。

周悅也頓了頓,小心翼翼地問顧念,“念念,你現在和薄總的關係怎麼樣?”

顧念思索了一下,心想著以後她也弄個什麼媒體,也樹立點權威,免得還需要叫彆人幫忙。

“回頭我問問他吧。”

周悅也點頭,“如果需要錢的話,我來拿吧,畢竟某些大新聞對於媒體來說也挺重要的,我也就隻能給這些了。”

顧念思索著點頭,剛巧這時的手機螢幕亮了,是薄穆琛發來的訊息。

薄穆琛:在哪裡?

周悅哎喲一聲,“念念,說曹操曹操就給你發訊息,你們倆現在的關係很好啊。”

顧念咳嗽兩聲,“冇什麼。”

薄穆琛這時候又發來訊息:今天下班會比較早,你下午三點大概在哪裡,我接完你以後一起去接孩子,如何?

周悅睜大眼,不可思議地看向顧念,“啊?都說一起去接孩子了,明明之前不是分開見孩子的嗎?這段時間你們發生了什麼?”

顧念很鎮定地輕咳一聲,“冇什麼,他在旁邊租了房子,以後我們會一起帶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