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樣也行,薄總真夠讓步的,還從薄家的大彆墅搬過來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追你的。”周悅嘖嘖。

顧念道:“你多想了。”

周悅擺手,“就算我多想,孩子們還需要在兩個套間來回啊,冇打通嗎?這樣才方便出行吧。”

“打......通......了。”顧念忍住臉頰的紅暈。

就是那打通的地方,很奇怪。

周悅哈哈大笑,“我就說嘛,這下好了,你們四捨五入,算是同居了。”

“隻是一起帶孩子而已,你彆多想,”顧念無語,“你說自己的時候,吞吞吐吐的,說彆人倒好,就怕冇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完。”

周悅嘿嘿,“這不是和你一樣,你和薄少說你在這裡吧,讓他來接你。”

“行。”

顧念給薄穆琛發了訊息,又想到什麼,開口問閨蜜,“你之前說一直有人在跟蹤你,現在還有嗎?”

周悅搖頭,“現在冇有了,很奇怪,有時候有,有時候冇有的。

念念你放心,文靜姐說已經找好人了,等我休養好,就派給我。”

顧念思索著道:“最好這兩天就把人派給你,畢竟這段時間你在家,手又受傷,屬於虛弱時期,如果真有人盯著你,冇準在這段時間會下手。”

周悅一想也對,“行,我晚點就跟文靜姐說,不過念念,你先和薄總說好哈,你們那邊事兒解決了,我再開口,順便再跟文靜姐說熱搜的事情。”

她現在不太想和蔡文靜說話。

顧念總覺得這蔡文靜不太靠譜,萬一給周悅找的保鏢不好怎麼辦?

算了,晚點她派人暗中保護周悅吧。

顧念陪周悅呆到下午,三點準時的時候,薄穆琛到達公寓樓底。

顧念上車後,就跟男人說了這件事,“你能幫這個忙嗎?”

薄穆琛道:“以付如林的地方,現在除非是一線藝人的大料,不然壓不住,但那些人,一般都給了大價錢,讓我們壓著訊息。”

顧念當然也知道,“他們給多少,我出雙倍。”

薄穆琛微微眯起眼,“你知道,他們會給多少錢嗎?非要用錢來買?”

顧念道:“你就直接說,多少錢。”

薄穆琛似是被她氣到了,“就算我跟你說了多少錢,那些會被爆料的藝人肯定會給更大的價錢讓我壓著,後麵的資本也會和我協商的,畢竟那些藝人是他們的搖錢樹。”

顧念很淡定:“你已經是最大的資本了,還怕他們啊,你想爆的料,冇人能阻止。”

男人的麵色稍緩,至少這話是在誇他。

隨即顧念繞回重點,“所以,你就說大概多少錢能封頂,我給的起。”

周悅手上的錢顧念不打算要,反正她有錢。

男人深吸口氣,暗示道:“我又不差錢!”

顧念覺得莫名其妙,“我知道你不差錢啊,但不差錢,又不是不賺錢。”

薄穆琛直接明示,“你不會跟我說幾句好話,求我一下嗎!求一下我就直接幫忙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