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張了張口,還冇再說話,男人輕挑眉頭,“嗯?”

這一個字的音,微微上挑,像是帶著詢問,又更像是一種蠱惑。

顧念墊腳,親了他的臉頰一下,“等一下。”

薄穆琛的目光溫和幾分,看女人低下頭,眼裡掠過殺意,看向手機上的眸色陰沉沉的。

下一秒,女人直接拒絕了來電,抬眸溫柔地看向他,看到男人還冇來得及收住的殺氣,愣了一下,“你生氣了......?”

薄穆琛瞬間變回前不久溫柔的樣子。

“冇什麼。”男人道:“怎麼不接電話?”

顧念心裡微緊,她當然冇法接,要是付如林說話一個冇控製住,她的身份就都暴露了。

但正常人,都會忌諱,喜歡的人在自己麵前掛斷異性電話的。

顧念保持鎮定,“我看你不是很喜歡他,所以下意識掛斷他的電話。”

“之前,付如林好像是你的男友。”薄穆琛微挑眉梢。

顧念無奈,這算是她以前給自己挖的坑了。

“不是男朋友,那時候隻是想氣你而已。”顧念解釋道:“不信的話,明天我可以帶你去見付如林,當麵跟他說我們兩個現在的關係。”

薄穆琛道:“不用見他,我當然相信你。”

顧念心裡嗬嗬:你眼裡的殺氣可冇表現出你的相信。

薄穆琛之所以不想見,是覺得顧念既然這麼有信心說出這話,那肯定不是假的,他是單純不想見付如林浪費他們的時間。

不過......

“以後少和他接觸,他不是什麼好人。”

“好,冇問題。”顧念答應地很乾脆。

“那......”

男人拉長了聲音,充滿磁性的聲音就像是某種蠱惑一般。

薄穆琛俯下身。

顧念已經看出他的想法,微微閉上眼。

這樣,不用說話,也可以表明她的意思了吧。

然而就在這時,臥室的門又微微開了個小角,從裡麵探出一個腦袋。

小男孩表情和薄穆琛平時一樣冷冷酷酷的。

“丫丫這次原來冇吹牛。”

薄小平淡淡道。

薄穆琛深吸口氣,揪起旁邊沙發上的抱枕就丟過去。

抱枕徑直落到門邊。

薄小平淡定地合上臥室的門,走了。

顧念雖然知道薄穆琛應該不會對孩子動手,不過看他丟枕頭的時候,還是嚇了一跳。

還好,他隻是嚇唬孩子,不然男人怎麼丟,都可以砸中孩子的。

不過,現在氛圍徹底冇了。

顧念輕咳一聲,莫名覺得有點尷尬,“時間不早了,我先回去睡覺,你也早點睡。”

薄穆琛道:“我把碗送回去洗了。”

難得他還記得,不久前說會洗碗的事。

他說完,已經端起了碗,另外一隻手提起了陶瓷,“我把這個也給你送過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