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保鏢們很快趕來,要上去抓顧念。

就這麼會兒的功夫,蘇子墨已經被打倒在地,顧念看到旁邊的人,也絲毫不怕。

就算在場的人一起上,都不會是她的對手。

蘇子墨深吸口氣,忍著疼道:“夠了,都下去,我不想說第二遍。”

男人已經說過一遍了。

白茹雪錯愕道:“子墨哥哥,我們出去的話,這個瘋女人肯定會對你動手的。”

她對顧唸的形容已經是瘋女人了。

顧念神情冷酷,淡淡開口,“事情既然是你做的,讓大家都知道也冇事,你以為,你把關家那個私生子送進警局的事情,能瞞大家多久?

整個京都,能夠讓警局關住關俊清的人,一隻手都數得過來。”

眾人錯愕,尤其是白茹雪,都呆了,“是子墨報的警......”

蘇子墨深吸口氣,“他是犯了錯,我把他送進警局,是他罪有應得,我這也是幫周悅免除後顧之憂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又把包廂監控視頻曝光到網上?”顧念冷冷道:“曝光也就算了,你什麼不把聲音還原?現在所有人都以為周悅不檢點,你是想毀了她嗎?”

蘇子墨道:“娛樂圈本來就不是什麼好地方,不適合她。”

顧念被他這話氣笑了,“是不適合她?還是你想把這件事鬨大,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關傢俬生子的事情?

就現在,關家家主已經跟競選代表無緣了,你競選成功的概率會變得最大。”

蘇子墨深吸口氣,“我這也是為周悅好,一舉兩得而已。”

“好一個一舉兩得,你在做這些的時候,有問過她的意願嗎?”

顧念道:“你不要以什麼她拉黑你為藉口,如果你真的想聯絡到周悅,以你的手段,你肯定能做到,而且昨天,你們已經見過了,可你什麼都冇說。”

“我是怕她被娛樂圈的好處迷了眼,所以幫她做的決定。”蘇子墨道:“顧念,如果你是真想為了她好,你也有千百種法子讓她站在頂端,為什麼非要她進娛樂圈那種肮臟的地方?”

什麼千百種法子讓周悅站在頂端?

而且蘇子墨篤定的口氣,好像顧念真能做到一樣。

白茹雪不知道為何,就關注到了這句話。

蘇子墨和顧念好像很熟,知根知底的那種熟悉。

顧念臉上滿是不屑,“周悅是個人,她有自己的想法,我選擇尊重他,而你呢,憑什麼決定她的未來?這就是你的愛?”

蘇子墨冷冷道:“那你明知道她進娛樂圈的選擇是錯的,你還要支援她?”

顧念冷笑,“就你覺得她的選擇是錯的吧,我看到的隻有悅悅的努力和天賦,就隻有你,利用她製造輿論,毀掉關俊清的同時,順便毀掉她的前途,還說是為她好。

蘇子墨,我這輩子都冇見過你這麼自私得理直氣壯的男人!”

今天清晨,付如林知道他做錯事,加班查到把關俊清關進警局的人,還有在網上釋出監控視頻,買熱搜的人。

就是蘇子墨。

所以顧念今天就找上門了。

蘇子墨抿著唇,沉默了。

顧念氣得不行,直接抬手。

“啪!”

男人的臉,立即腫了大半。

“這一巴掌,是替悅悅打你的,但你欠她的,這輩子你都還不清。”

顧念又抬起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