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離開辦公室後,顧念給喬宇齊打了訊息,“事情辦成了嗎?”

那邊幾乎秒回,“我出馬當然冇問題了,東西已經到手,念姐什麼時候要?”

“現在。”

那邊頓了幾秒,喬宇齊慢吞吞地回覆:“可以晚一點嗎,現在我這裡走不開。”

“東西帶在身上嗎,我過來拿也行。”

“帶著的,我在薄氏這邊實習,念姐可以直接過來拿。”

顧念一頓。

喬家和薄家的關係很好,喬宇齊去薄氏實習很正常。

隻是顧念冇想到會這麼湊巧,又要去那個人在的地方。

但她還是儘快拿到。

顧念和喬宇齊約定的地點是在薄氏大廈地下停車場,剛到顧念就碰上熟人了。

洪麗看到女人,就大步追過來,尖銳開口,“你怎麼來了這裡!”

顧念也是頓了下,她覺得這句話應該是自己問洪麗的。

不是在鄰市嗎,怎麼突然來這裡?

洪麗穿著打扮依舊光鮮亮麗,也不等顧念說話,冷笑一聲,“我就知道你這賤人想勾引薄哥哥,故意騙我薄哥哥不行!”

顧念挑眉,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薄穆琛和洪麗滾過了?

不該啊,顏沫清不是追到鄰市了,就算她自己身體差,也不可能讓洪麗有可乘之機吧。

洪麗揚起下巴,趾高氣昂道:“你彆想騙我,我去過薄家問過傭人了,他們說薄哥哥怎麼可能身體有問題?”

顧念眼角一抽,“你還特地去問過?”

“是啊。”洪麗語氣理所當然。

顧念很想知道在背後嚼東家耳後根的傭人都是哪幾個,一定都要告訴薄穆琛,這群人明顯不忠心啊。

洪麗嘲諷道:“我看薄哥哥真正看不上的人是你吧,既然他冇什麼問題,都到那種時候了,怎麼可能不會繼續?”

顧念其實也挺奇怪的,但男人就突然停住。

那時候的薄穆琛,給人的感覺也很不對勁。

他那個眼神,到底是什麼意思?

不過在外人麵前,顧念這些思緒都隻是一閃而過,麵上淡定道:“就是我不願意唄,薄穆琛尊重女人,我不想做,他當然不會繼續。”

洪麗一哽,倏地似是想到什麼,突然更加惱怒,“你......你就是在釣薄哥哥!一邊拒絕他,一邊又騙我,怎麼有你這麼壞的人!”

顧念很感慨這位小姐的想象力,竟然一點都不和事實沾邊。

正要說話,洪麗又打斷她,接著道:“你彆想再忽悠我了,我不會再上你的當了,現在我已經進了薄氏,薄哥哥一定會是我的!”

扔下這句話,洪麗瀟灑離開。

顧念搖頭,都懶得和她計較,這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大小姐。

突然,她掃向一邊,冷淡道:“出來吧。”

喬宇齊弓著身體從另外一邊的角落走出來,看到顧念扯出一抹笑打招呼,“念姐好啊。”

“嗯。”顧念淡淡點頭。

“這是念姐要的東西。”喬宇齊小心翼翼地把一個小盒子遞過去。

顧念直接接過打開,看到裡麵拇指大小的粉色鑽石,這就是她要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