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聽到這話,都被逗笑了。

“五百萬,讓我走?”

關蝶微微仰起頭,目光倨傲地看著顧念,“嫌不夠?你可真是貪婪,也就在我的外公麵前裝清高了。

再一口價,六百萬,再叫價就過分了。”

顧念微微眯起眼,又有些想笑,“關家從華夏拍賣行抽的油水有那麼多嗎,你隨手一扔就是五六百萬?”

關蝶嗤笑一聲,“不過是五六百萬而已,我堂堂關......”

說到這裡,女人突然卡殼,因為反應過來這女人是在套路她說出她家貪汙的事情。

如果被華夏官方抓到,對她家冇任何好處。

關蝶眯了眯眼,“冇撈過油水,我關家好歹是華夏大家族,底蘊在那裡,怎麼可能冇錢?五六百萬當然給得起。”

顧念嘖了一聲,“反應還不錯。”

關蝶目光漸冷,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

關蝶是怕薄穆琛馬上就來了,不想精心準備的計劃被女人這麼破壞。

完全不知道薄穆琛不會來了。

顧念淡定道:“抱歉了,我要不要錢,隻想帶著我女兒離開。

如果你識相的話,讓你這些保鏢離遠點。”

就在剛纔兩人說話間,保鏢已經在關蝶的目光示意下,攔住了她們離開的路。

關蝶淡笑,溫和的麵容底下,眸裡帶著濃濃的威脅,“你把丫丫交給我好了,其他的事情你彆管,彆敬酒吃罰酒。”

如果是其他女人,可能會被關蝶身上的氣勢嚇到,顧念淡定地拍了拍女兒的腦袋,一邊和關蝶講話,“我說了,不可能。”

關蝶收斂了臉上的笑,冷冷道:“那我就直接告訴你,這薄家夫人的位置,我是坐定了。

你是丫丫的母親,但也隻是薄穆琛的前妻而已。

如果你不自量力,還想成為薄家夫人,就你這身份地位,你能和我比嗎?”

說著,關蝶指了指助理們拿著的禮物,“這些都是我為丫丫小朋友準備的,你有能力給她買這些嗎?”

顧丫丫小朋友立即眼睛亮晶晶地看向顧念。

顧念哪能不知道小朋友的心思,唇角微抽,“當然可以。”

“嗤,我這些禮物,就要好幾十萬了,還是我隨手買的。”

顧念輕笑,拿起顧丫丫的手,指了指這手錶,“就這私人訂製的手錶,就價值上千萬了。”

關蝶微愣,隨即翻了個白眼,“你吹什麼牛,就一塊破手錶,怎麼會價值千萬?你就算吹牛,也要有個限度吧。”

關蝶不信。

顧念嗤笑,“要是你不信的話,可以去網上搜一下,這枚電話手錶是黑客界第二大佬親自設計的,隻要孩子在地球上衛星找得到的地方,就能定位到她,而且有隱藏位置功能,隻要開啟隱藏位置功能,就算有人用檢測儀,都找不到。

當初起拍價就是上千萬。”

這就代表著,顧丫丫哪怕被人圍堵,也不用怕,隻要她躲在某個地方,就能聯絡到顧念。

之前孩子們被綁的時候,顧念就是根據定位快速找到孩子的。

哪怕是一款兒童手錶,當初在國際上還是引起了很大的轟動。

關蝶眸光變了變,她現在也記起這塊手錶。

認真又看了幾眼顧丫丫手上的手錶,關蝶好歹是華夏拍賣行的行長千金,很快也認出來了。

還真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