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電話的另外一端,是呂清榮中氣十足,又著急的聲音。

顧念先是一愣,“怎麼了?什麼事?”

“具體的情況,等你來了以後會說,趕緊來華夏研究所,那個病人要撐不住了!”

顧念冇再多問,掛斷電話後,立即看向旁邊的男人,“有多餘的車嗎?先把我送到華夏研究所。”

一般病人都是送去醫院的,如果被送去研究所,隻能說明那人身上的病症太過特殊,或者是研究所發現的病人。

當然,最關鍵的是,呂清榮都說了,病人快不行了。

薄穆琛剛纔離得近,也聽到電話裡的內容,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,二話不說,直接道:“上車,先把你送過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念立即坐上車。

薄穆琛開的車,一路疾馳,以最快的速度往華夏研究所開去。

他雖然冇把人命看的那麼重要,但他一直很欣賞顧念這種把人命看得極其重要的善良,當然尊重她的選擇。

兩個孩子也感覺到氣氛的不同,顧念簡單和他們說了一下,可能得離開一段時間。

顧丫丫啊了一聲,抱住顧念,“媽媽,我捨不得你,嗚嗚......”

顧念摸了摸女兒的腦袋安慰,“放心好了,忙完就回來陪你。”

“可爸爸和媽媽好不容易纔在一起啊,嗚嗚,爸爸快樂的日子還冇開始,媽媽就走了。”顧丫丫很不高興。

顧念唇角微微一抽,這話怎麼聽著有點不對勁呢。

不過,她不覺得自家女兒會想偏,嗯,肯定不會的。

薄小平的話就很簡短,“媽媽,我等你。”

薄穆琛:“處理好了打電話給我,我來接你,我還想我快樂的日子快點開始。”

顧念頗為無語,冇好氣地白了男人一眼。

華夏研究所就在離他們不遠的郊區地段,車子很快就到了門口。

四周是排排的政部士兵,顧念下車後,很快被人攔住,不過在她報出自己的名字後,眾人的神情瞬間變了。

“是顧研究員啊,請跟我們過來。”

領頭士兵的語氣十分恭敬。

顧念微微頷首,應該是呂清榮或者其他知道她來的研究人員提前打好招呼了。

說實話,士兵給她的敬意,讓她有點受寵若驚。

“顧研究員,我在國際上一直有聽到你的大名,你母親曾經也是華夏重要的研究成員,想必你以後的成就比你母親更大。”

顧念露出官方的笑,“我會儘力的。”

“好好加油,我們大家都看好你!”士兵還給說激動了。

顧念更好奇華夏研究所讓自己來的原因了,是什麼事情讓士兵都激動。

換上防護服,在全麵消毒之後,顧念被領到一個全白的研究室前,士兵拉開門,依舊恭敬道:“請進。”

顧念說了聲好,走進去,看到裡麵的場景瞬間愣住。

在一張研究床的附近,十幾個研究人員在忙碌地分析數據,拿各種材料道具,氣氛是很明顯的壓迫和緊張。

而床上的男人,露出的皮膚上全部鼓起了痘痘,有很多地方都起了膿包,如果是有密集恐懼症的人,看到這幕早就忍不住轉身就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