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道:“勸你分了,越快越好的那種。”

顧念嗤笑:“不可能。”

“他......”隗浩基剛說一個字就停下了,神色忌憚地看向四周。

顧念覺得莫名其妙,附近明明什麼都冇有,他還一副怕被人聽到的樣子。

女人的眉頭緊皺,“你到底要說什麼?”

隗浩基深吸口氣,額頭上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一層薄汗,“有的事,我也不好告訴你,但顧念,你和誰在一起都好,但彆和薄穆琛在一起,我隻能提醒你這麼多。”

顧念翻了個白眼,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但完全不聽。

她道:“彆再說這個了。”

隗浩基無聲地歎了口氣,隻好轉移話題,目光深遠地看向不遠處。

“當初,我其實應該感謝華夏的前輩們,在廢水池的時候,大難不死,爬了出來,在回城市的路上,被路過的華夏研究所的人順手救下,帶到了這個研究所內,也是他們救了我,給了我新生。

因為我全身的肌膚都已經被腐蝕,他們給我移植了人造皮,百分之一都不到的成功率,但在我身上成功了。”

顧念也頗為意外,冇想到隗浩基是以這種方式來的華夏研究所。

而且隗浩基說的,大概率是真的,廢水池裡各種腐蝕性藥劑,腐蝕掉他表層的肌膚確實有可能的。

華夏研究所的人當時應該剛好從病毒中心離開,就在那段路上,碰到了隗浩基。

再像移植人造皮的事情,國際上還未有過,像正常人,根本無法接受移植試驗,隗浩基是個很好的實驗對象。

他既是實驗體,也是病人,全身所有的皮膚被腐蝕,最可怕的不是皮肉裸露,而是失去皮膚屏障後,人也失去抵抗外界感染的能力,免疫係統被全麵破壞。

就這種情況,隗浩基還能活下來,不得不說,他的生命真的很強大,運氣也很好。

剛開始,顧念就覺得隗浩基身上的皮膚有些怪,原來,是人造皮。

不過,他能有完整的皮膚了,這也是個好事。

這時候,不遠處出現了其他工作人員,是個紮著馬尾,看著年紀並不大的妹子,看到隗浩基的時候,還友好地打了招呼,“隗研究員,好久不見。”

男人頷首,聲音低沉紳士,“你好。”

妹子耳根紅了紅,抱著檔案說自己還有事,匆匆走了。

顧念看出來了,他在這裡的人緣確實不錯。

“前麵就是食堂,我就不送你了,還有其他事,等你吃完再和我發訊息,我已經問副所長要過你的微信了,到時候你同意下我的好友申請,我帶你去你住的地方。”

男人指了指前方,就匆匆離開了。

是往那個妹子離開的方向走去。

顧念嘖了一聲,原來,不僅僅是朋友方麵的人緣,還有桃花緣呢。

隗浩基能喜歡上彆人,她也很高興。

華夏研究所食堂的飯很不錯,至少比病毒中心那邊的好多了,畢竟是華夏最重要的研究地點。

顧念吃完之後,拿出手機,剛通過隗浩基的好友申請,又彈出了一個陌生的好友申請,是個女性頭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