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看了眼一堆正在反應的試劑瓶,沉默幾秒,淡定道:“還行,不是很忙。”

“不可能,這個時間點,你應該是在做實驗吧,是你最忙的時候纔對。”男人道。

顧念唇角微微勾起,“既然知道,還給我打電話?”

“我就是想看,你會不會接我的電話。”薄穆琛道,說話的聲音有些小,“覺得我無聊嗎?”

他都覺得自己這麼說冇什麼意思。

顧念道:“如果是其他人的話,我是覺得冇什麼意思,不過如果是你,我知道,你在這個點打過來,肯定是有事情跟我說。”

男人那邊似是輕笑了一聲,聲音清冷又溫和,“是有一點是想和你說,你打開郵箱。”

顧念下意識就要打開自己的公用郵箱,隨即一頓,薄穆琛不知道她的其他身份,肯定不會往那個郵箱投東西。

她打開了自己百年不用的郵箱,這是她私人用的,平時隻有垃圾廣告,和qq綁定的。

不過,薄穆琛也就知道這個郵箱。

顧念打開,果然看到在最頂上的,男人發來的郵件,是一份壓縮檔案。

薄穆琛在電話那端道:“這一份是我索羅來的所有病毒檔案,幾乎全世界已知的所有病毒數據都在裡麵。

我不知道你在華夏研究所忙什麼,不過,我覺得這份檔案可能對你有用。"

顧念很快打開了檔案,看到上麵的數據,驚得不行。

她看過很多詳細描述各類病毒的書籍,但都冇有他發的這麼詳細,就算詳細,也隻是有其中的幾種。

“你......怎麼弄到這麼多資料的?”顧念忍不住問。

薄穆琛道:“之前陳澤和我說過,你在研究這塊很厲害,連華夏研究所都想邀請你,而且你母親當初也是華夏研究所的,我覺得你以後會進來,準備這些,以備不時之需。”

顧念覺得,他真的太貼心了。

或者說,現在的他,一直很用心。

比起以前......

顧念眸光動了動,突然有點想恢複他記憶的想法了。

她不該這麼自私。

不該因為怕他想起來,以後會不把她放在眼裡,就不讓他恢複記憶。

這件事,應該問問男人的意見。

顧念看了眼滿桌的實驗用具,思索著開口,“薄穆琛,謝謝你,這些東西對我的幫助很大。

等......晚上的時候,我想跟你說一些事,我會打電話和你說的。”

畢竟,她現在還要忙實驗,冇那些心力來聊感情上的事。

男人嗯了一聲,“你去忙吧,不過,彆忘了吃飯,到時候我會問你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顧念掛斷了電話,很快又進入實驗狀態。

這次,有了薄穆琛發給她的資料,幫她解決了很多困惑。

然而,顧念一忙起來,就容易忘記時間,一下就過了中午。

她的飯還冇吃。

好在,顧唸的實驗取得很大的突破。

她下意識看向手機,就先看到熟悉的好友申請。

顧念挑眉,關蝶就這麼想加她的好友嗎?呂清榮說服她冇成功,又主動來加了。

顧念點了同意。

她很好奇,這個女人到底想乾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