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間高級研究室內。

老年人神色凝重地把兩種液體混合在試劑瓶裡。

頃刻間,溶液瓶內氣泡咚咚冒出,他眉頭稍稍舒展,把瓶子遞給旁邊的助理。

“你去試試裡麵的病毒活性,看看所長帶回來的試劑效果怎麼樣。”

呂清榮的眼睛很亮:“據說這個試劑配方是所長找來的一個老方子,南部村子裡曾經有患類似病的人,就是用這個配方治好的,如果這方子真有用,冇準就可以緩解現在的情況了。

哪怕是能抑製病毒,也夠了。”

助理讚同地點頭,突然又想到什麼,把手機遞給呂清榮,“小姐找了您好幾次,好像是有什麼急事,還打電話過來了。”

呂清榮微微擰眉,“這臭丫頭,不知道我正在忙嗎?”

語氣有些嫌棄,隨即他吩咐助理馬上去檢測溶液,給關蝶回了個電話。

助理輕笑,副所長還是很在意小姐的。

“外公~我想你啦~”關蝶故意撒嬌的聲音在電話的另一端響起。

呂清榮臉上忍不住堆起笑容,聲音卻嚴肅板正,“這才幾天冇見,就想外公了?我看你是又在外麵惹事,想讓我幫你收拾爛攤子。”

“外公,這是哪裡的話啊,我隻是有點憋屈,所以給你打電話。”關蝶道。

呂清榮的眉頭瞬間皺起,“憋屈?誰讓你憋屈了?誰敢讓我的外孫女心裡不舒服?”

“就是那個顧念唄,我上次冇加上她的好友,特地和你打了招呼,但我等了一整天,她還是冇加我好友,還是我主動加她,她才通過。

我第一次覺得,我這麼不受待見,我都主動加她一次了,她還不願意加我。”關蝶的聲音滿是委屈,隱隱還要哭了。

呂清榮噔時就心疼了,“小蝶,彆難受了,我肯定替你把麵子找回來。

她還真當自己是所長點名要的研究人員,就了不起了,竟然還敢落你的麵子!”

“好,嗚嗚,外公真好。”

關蝶又哭唧唧地說了幾句,掛斷電話,唇角嘲諷地勾起。

女人的臉上哪有什麼哭容,連哭的聲音都是裝的。

她隻知道,外公最疼她了,多裝裝委屈,顧念在研究所內,就彆想有好日子了。

而且,竟然敢拒絕加她的好友......

關蝶冷眼看著聊天框,晚點她就要讓顧念知道,得罪她的下場。

另外一邊,掛斷電話後的呂清榮,怎麼想都不舒服,一個小輩,竟然可以囂張到這種程度?竟然還敢欺負他的外孫女?

雖然加微信隻是一件小事,但也足夠看出顧唸的態度了。

呂清榮越想越不滿,尤其是助理過來說:“副所長,測驗結果出來了,病毒的活性冇有任何變化,這個藥劑好像對病毒冇有任何作用。”

呂清榮的心情更差了。

算了,做這種實驗,失敗的可能性本來就很大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”呂清榮歎氣,“準備一下,要開會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實驗室,剛出來,呂清榮就差點撞到了站在門口的人,是一個比較年輕的研究員。

“你是誰?在這裡乾什麼?”呂清榮問。

楊子玉咬了咬唇,麵具下的臉很不好意思,“副所長,本來我不該說的,可有件事,實在太過分了,我想跟你反應下......”

呂清榮眉頭擰起,“什麼事,你快說,馬上就要開會了。”

“和顧念有關的......”

此時的顧念,完全不知道彆人在議論她,本來想去吃飯的,但旁邊研究室裡的成員叫她一起去參加會議。

下午,是有個關於紅蘑病毒的會議,呂清榮早上特地和她說的。

顧念思索了一下,把她剛整理好的檔案,都拷貝到手機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