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結果呢,人家纔來第一天,就已經把病毒摸透,找到類似病毒不說,還找到了很可能是抵擋病毒的藥物。

還是最常見的銀菊花,他們都不需要考慮藥物不夠的問題。

這波顧念可以說是立了大功。

呂清榮雖然不喜歡晚輩不尊重長輩,但對於人才,也是絕對的尊重。

就在這時,顧念麵色微變,突然開口道:“我還有點事,出去一下,馬上回來,你們先開始下麵的演講吧。”

“好好,你先去。”

顧念立即離開了會議室,跑得很匆忙。

眾人不明所以。

顧念跑出來的原因,很簡單,因為會議室是在透明玻璃室裡舉行的,在裡麵可以看到外麵的場景。

她看到一個很熟悉的人跑過去,但她又覺得是自己的幻覺。

那個人,和她的母親很像,還一直盯著他們這邊。

如果不是顧念無意間看過去,根本注意不到,那人的隱藏能力很強。

不過,就算她戴著口罩,顧念還是能感覺到那種熟悉感。

顧念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,明明已經去世多年的母親,突然出現在華夏研究所的會議上,她甚至冇有任何準備。

但不管怎麼樣,既然看到了,她就一定要追上去,問清楚當年的事!

還有完美基因的事情!

為什麼要讓她成為完美基因的實驗品!

當年,母親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!

此時,會議室內的眾人,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螢幕上的介麵,都還是顧念放出的最後一頁,那個研究報告。

一些人都忙著拍照記錄,回去可以好好看。

呂清榮也讓助理拍下來了,再問眾人,“下麵,你們誰上來分享一下?”

眾人麵麵相覷,“那個,顧研究員可能冇說完吧,要不要等個幾分鐘,萬一她還要回來呢?”

“是啊,我們可以先討論顧研究員關於紅蘑病毒的研究報告,分析一下下步該怎麼做。”

大家已經自動以顧唸的研究結果為先了。

呂清榮思索一下,也是如此。

“那我們先好好討論一下,這丫頭也真是,也不說到底有冇有講完。”

此時,呂清榮的語氣,已經變得寵溺驕傲了,完全冇有之前的針對。

冇有一個研究員,會不疼惜天才。

呂清榮現在是真的見識了顧唸的本事,也理解為什麼顧念會被所長和上層重視了。

這種人才,很難不

楊子玉恨得牙癢癢,低頭,立即給關蝶發訊息,說在這裡的事情。

在外麵她就是關蝶的好友了,進來之後,關蝶說看顧念不順眼,她肯定要時時刻刻針對這女人了。

她現在也討厭顧念,還得找關蝶好好商量一下,怎麼弄這個女人。

在楊子玉發訊息的時候,大螢幕的介麵變了。

ppt退了出來,變成了手機螢幕的介麵。

“大概是顧研究員點到了什麼,ppt的介麵退出了。”有人道,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的討論。

然而,下一秒,大螢幕的主介麵上方,彈出了一個個聊天框。

顧念可能是在忙,冇回,那聊天框就一直在彈訊息。

看到聊天框裡的內容,和發資訊的人,眾人看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