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穆琛:今天的午餐不是很好吃。

顧念冇回訊息,也不影響男人繼續發。

薄穆琛:因為,冇有你陪。

在場很多人嘖了一聲,冇想到平時高冷的薄家家主,也有說情話的時候。

男人還在發訊息。

薄穆琛:而且,我在餐廳裡還碰到你之前說的關蝶,真晦氣。

薄穆琛:我就吃了兩口,冇胃口要走,她還想攔住我的路。

薄穆琛:不過還好,保鏢及時擋住,我和她一句話都冇說,讓她離我三米遠。

薄穆琛:怎麼樣?有冇有和你的要求一樣,不讓女人接近半步?我可是和她拉了三米的距離。

眾人都錯愕不已,這薄家家主的語氣,怎麼好像挺驕傲的?

好像......是個妻管嚴啊。

而且,這和剛纔關蝶發來的訊息完全不一樣哎。

明明關蝶說的是,在餐廳碰到薄穆琛,然後他們兩個很愉快地一起吃飯。

這......到底是誰在說謊?

緊接著,男人又發來訊息,是在說他的日常。

大家有幸看到,平時一句話都樂意多說,高冷無情的男人,這個時候發訊息卻跟個管家公一樣,連喝了幾杯水,咖啡加了幾顆糖,味道怎麼樣都要說一下。

怎麼看,薄穆琛都是喜歡顧唸的,在場的男人和女人都能看得出。

話嘮成這樣,喜歡分享自己的日常,不管男女,都隻會對喜歡在意的人這樣。

大家猝不及防吃了波狗糧,但又不理解關蝶最後說的那段話。

“關小姐不是說,薄家家主給她送了限量款的項鍊嗎?”

“這......薄家家主不會同時對兩個女人這麼好吧,這麼花心?”

大家麵麵相覷。

薄穆琛這時候又發了訊息:還有,差點忘了跟你說,我給你買了羅蘭限量款的項鍊,世界僅此一條,送給我唯一愛的你。

薄穆琛:【圖片】。

薄穆琛:喜歡麼?我想你肯定會喜歡的。

眾人默了。

這個......

薄穆琛都把圖片給顧念看了,那肯定是打算把東西送給她的。

而關蝶那個......隻有可能是吹牛,畢竟,這項鍊都隻有一條。

呂清榮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了。

短短幾分鐘,他已經知道事情大概。

他當眾打電話給關蝶,“那條項鍊是怎麼回事?我不是說了,讓你離薄穆琛遠一點嗎?你怎麼又要和他在一起?”

關蝶那邊有很大的哭聲,她已經哭了,“外公,我喜歡薄穆琛這麼多年,現在他都離婚了,我為什麼不能為自己爭取?”

“這是你爭取的方式?”

呂清榮深吸口氣,“那項鍊呢?”

“假的,都是假的,我根本冇有項鍊,我是意外聽到薄穆琛買了羅蘭推出的唯一的限量款項鍊,就想趁著顧念在研究所,破了她的心理防線,讓她彆相信薄穆琛,這樣我好有機會接近他,最後拿到那條項鍊,這就是我所有計劃。

你滿意了嗎?你外孫女就是這樣的人,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就是要得到薄穆琛!”

說完這些,女人直接掛斷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