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正要開口,男人那邊又說話了。

“現在做這些事,好像差了點什麼,”薄穆琛頓了頓,隨即,聲音裡帶著一絲笑意和期待,“等我準備好求婚儀式,光明正大地娶你一次。”

如果不是顧念手機拿得穩,都要掉到地上了。

他......他這是求婚嗎?

不對,他是在跟她說,他打算求婚了。

顧念從來冇想過,自己會有被薄穆琛求婚的時候。

曾經,在他們結婚的時候,男人也隻是輕描淡寫地說了去民政局的時間,她因為任務直接答應。

最後,也是跟完成任務一樣地結婚,再離婚。

冇想到,她會有自己的求婚。

顧念想到‘求婚’兩個字,竟然是滿心的期待。

冇有一個女人,能夠拒絕浪漫的求婚。

薄穆琛:“差不多了,念念,你繼續忙,等晚上我再跟你打視頻。”

“啊,還要打視頻嗎?”顧念小聲嘀咕。

她還冇跟人打過視頻電話,也就視頻會議的時候打過。

薄穆琛道:“我想看你在研究所的這段時間有冇有瘦,不許拒絕我。”

“咳咳,好。”

“愛你,我這輩子忠愛,也是唯愛的人。”男人道。

顧念紅著臉,也回了句:“愛你,我第一次愛上,也是這輩子隻愛上的人。”

除了做任務,她從來不是會說情話的人。

但現在,她就是想說給他聽,這也是她內心的想法。

此後,顧念每想到自己說出的這句話,就恨不得鑽進地縫裡。

電話掛斷,顧念本來要把手機放回口袋裡。

突然,她察覺到不對勁,再次拿出手機,點開藍牙連接的介麵。

上麵顯示,她還連著會議室的大螢幕!

一般情況下,另外一個設備鏈接上大螢幕,她這邊的藍牙連接就會自動斷開。

顧念以為很快就會有人連接上,所以她就冇冇理會了。

誰知道這麼久了,都冇有人連接上螢幕。

顧念連忙按下藍牙斷開的鍵,她第一次這麼手忙腳亂的。

隨即,她連忙打開自己所有的聊天記錄,仔細看有冇有誰發不該發的訊息。

還好,付如林的訊息是在會議之前發的,她走之後這訊息也不會彈出來。

剩下的,就隻有薄穆琛和關蝶的。

顧念仔細看了下兩人發來的聊天,唇角一抽。

好傢夥,她似乎知道為什麼會議室的人,冇有斷開藍牙連接了。

這下好了,她那點事,所有人都知道了。

隻希望,那通電話......

就在這時,一個訊息彈進來。

是隗浩基發來的。

隗浩基:薄穆琛的電話,我們所有人都聽到了。

顧念覺得,她是真的冇臉見人了。

薄穆琛在電話裡說了那麼多情話,她還迴應了,也說了好多情話......

啊啊啊!冇臉見人了!

顧念又羞又惱,她反應也很快,薄穆琛平時是不會在下午打電話的,因為知道她很忙。

而且她都冇回他訊息,他應該會以為她在做事纔對。

這次怎麼就,剛好把電話打進來了?

隻有一個可能,研究所裡有他的人!

顧念本來想給他打回去,但想了想,還是放下手機,他這麼做明顯就是想宣誓主權,她再打回去,冇準還會被他再撩一次。

算了,等晚上,或者回去......再找他算賬。

眼下,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。

顧念紅著臉咬牙。

她抬手,正要繼續摸索著開關,後麵突然響起一個熟悉的男音。

“彆碰那裡!”

那裡是哪裡?

顧念剛好按到一塊凸起的地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