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研究人員一頓,反應過來後,麵色瞬間黑了。

顧念這是嘲笑他們天賦不行!

楊子玉道:“彆跟她廢話那麼多了,直接帶走。”

“對,帶走她,她太可疑了!”

顧念目光變冷,如果被帶走的話,話隻會更說不清。

而且,病人們現在的情況,很不樂觀,必須早點解決。

安保人員已經走到眼前。

顧念微微攥緊手,必要時刻,隻能采取特彆手段了。

氣氛越來越凝固,就在安保人員和顧念要動手的時候,突然一個穿著防護服的男人擋在她的麵前。

“顧念絕對不會是導致這次事故的人。”

楊子玉一愣,看到男人,目光變得很複雜,“隗研究員,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。”

隗浩基直接道:“銀菊花是我跟顧念說的,她是想快點在研究所裡出成績,所以纔會采納我的建議。”

楊子玉深吸口氣,“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?你能解釋你是怎麼知道銀菊花對病人有作用的嗎?”

隗浩基道:“我自己發現的。

我為華夏研究所做過這麼多研究成果,這段時間又一直在研究紅蘑病毒,發現什麼也不奇怪吧。”

研究,也是隗浩基很擅長的。

當然,他最擅長的,還是治毒。

楊子玉眸光變了變,信了一點,但她也不是好糊弄的,“我們做的所有研究,都是有監控的,隗研究員,如果被查出你是冒領罪名,那是算擾亂研究所內管理的,等警局的人過來,你甚至會有包庇的罪名。

隗研究員,你確定嗎?”

隗浩基道:“當然確定。”

同時,顧念也開口,“這件事和他沒關係,這銀菊花是我自己發現的。”

隗浩基頓時眉頭擰起,冷冷地看向女人。

“我自己做的事情,我自己清楚,不需要你替我承擔。”

他的語氣和目光很認真,大家一時間還真被他搞糊塗了。

“所以,是隗研究員想害大家?”

楊子玉也是頓住了,但她還是不信,“華夏研究所給了你這麼多,讓你從試驗品變成研究員,你為什麼要這樣?你知不知道這樣會毀了你的!”

隗浩基還是那句話,“我一人做事一人當。”

顧念冇多說,直接把男人推到旁邊,直接道:“是我做的,他隻是想替我頂罪而已,我手上有所有的實驗記錄和監控,他什麼都拿不出來。

所以,是我做的。”

見隗浩基還要說話,顧念乾脆看向他,“你能拿出你的證據嗎?”

隗浩基當然冇有證據,他根本就冇參與顧唸的實驗!

他忍無可忍了,“顧念,你在想什麼呢!這個時候隻有先洗清你的嫌疑,你才能想辦法替自己證明啊,你怎麼就不懂呢!這個時候還逞強什麼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