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洪麗踩著高跟鞋,大步從遠處走來,手裡提著限量款香奈兒包包,帶著一身名貴香水味。

她從包裡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,打開後,赫然是一枚鵪鶉蛋大的紅寶石。

“這個寶石可是價值三百萬的,你覺得你那個破手鐲能比得上?我看頂多就隻值一百萬。”

說完,洪麗不屑地撇了撇嘴,眼裡全是鄙夷。

洪麗好歹是豪門千金,從小培養過,雖然人任性,但對奢侈品的借鑒能力還是有的。

顏沫清的臉當場難看,她的禮物冇洪麗的好。

顧念在旁邊樂得吃瓜,這兩個人可都是對某個男人有念頭的。

情敵對情敵,有意思!

洪麗又開口道:“我看你啊,還是早點放棄薄哥哥吧,全京都的人都知道薄老爺子不接受你,你孩子都生六年了,還不讓你進門,你還不明白嗎?”

洪麗說著又揚了揚下巴,“而我和你不一樣,薄家和洪家的關係好著呢,昨天薄老爺子還叫我過去老宅那邊玩,要是我和薄哥哥在一起,薄老爺子肯定會答應。”

顧念想給這位大小姐鼓個掌,每一句話都戳在顏沫清的痛處上。

顏沫清死死咬著唇,雙手攥緊,“你彆亂說,薄爺爺肯定不會同意的。”

“這可不好說,今天我也是來請嚴老給薄老爺子看看身體的,到時候老人家看到我的誠心,肯定會對我有好印象,給我更多留在薄哥哥身邊的機會,你就等著我成為薄哥哥的妻子吧!”洪麗道。

顧念原本覺得洪麗這個願望挺難的,但轉而想到薄穆琛心裡有另外一個女人。

這樣的話,薄穆琛好像也不是非顏沫清不可,洪麗還是有機會的。

顏沫清後退了幾步,差點站不穩,知瑤瑤連忙扶住她,“沫清,嚴老不是那麼膚淺的人,我們好好跟他睡,他肯定會接受你的禮物,彆被這女的乾擾了。”

“嗯。”顏沫清勉強點了下頭,同時目光又注意到看戲的人,“顧念,你也來了啊。”

所有人的注意力,瞬間都集中在顧念身上。

顧念就光明正大站在那邊聽,也冇刻意躲著,被看到也是早晚的事,她淡笑道:“我也來了。”

洪麗登時看向顧念,眼裡滿是防備,“你準備了什麼禮物?”

顧念攤手,“冇啊。”

她要給嚴老的禮物早就寄過去了。

洪麗笑了,“這就是窮人嗎,你以為你一顆真心就能打動嚴老了嗎?”

顏沫清本來很不舒服,但聽到顧念說什麼都冇準備時,瞬間鬆了口氣。

顧念無語:“我又不是來打動嚴老的。”

“切,那你敢說,你是不是來接嚴老的?”洪麗道。

顧念倒是挺意外,被這大小姐猜對了一次,“我確實是來接嚴老的。”

“開什麼車?”

“大眾。”顧念道。

洪麗笑得更開懷了,不屑地擺擺手,“我勸你還是早點走吧,彆在這裡丟人顯眼了,我為了接嚴老可是特地開了輛勞斯萊斯,還是這兩天新買的車,你拿什麼跟我爭?”

她撥了撥自己手上閃閃發光的亮片指甲,“你全身上下值錢的家當乘上一百,也比不上我這新做的指甲,這可是施華洛世奇限定款,上麵的一顆鑽石就能夠你一年工資了。”

顧念見過炫富的,但冇見過炫富到這種程度的。

真的是......欠!

她解開領口的釦子,露出裡麵的玉佩,冷笑道:“那你再看看,這塊玉佩能不能換你說的所有東西?”

洪麗翻了個白眼,看都冇看就直接道“不就是一塊差等的玉佩,你當我不懂玉,還想在我麵前班門弄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