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眸光流轉,顧念收起卡,淡笑道:“多謝副所長的配合。”

隨即,她又把另外一張卡遞給呂清榮。

“你幫忙查一下這張卡的主人。”

呂清榮道:“幫你查嫌疑人嗎?”

顧念搖頭,“不是,幫忙找一下失主,丟了這張卡,應該挺著急的,我聽說補辦卡很麻煩。

害我的人布這麼大局,肯定不會在這種小事上露馬腳的。”

呂清榮不由得多看她一眼,把卡收起來,“好的,冇問題,還有什麼需要,可以跟我說,也可以跟薄穆琛說,他這段時間應該會在研究所裡,他負責調查其他更大的事情。”

顧念說不高興是不可能的,就算薄穆琛不幫她的忙,能看到他,她也會覺得安心。

她應該,很快就能看到他了。

顧唸的心情頓時好了很多,正要離開,又想到什麼,跟呂清榮道:“不然,副所長還是跟我來一下吧,我需要副所長幫點忙。”

呂清榮下意識想拒絕,顧念道:“雖然我現在有薄穆琛做擔保,可我不是完全洗清嫌疑。

你跟著我,又可以監督我,又可以和我一起查是誰下的手,如果能證明銀菊花冇有問題,肯定就可以繼續給病人服用,到時候對大家都有好處,你也幫到了病人,這樣不好嗎?”

“......好。”呂清榮深吸口氣,“你最好向上天祈禱銀菊花冇問題,我和其他研究員做的實驗,最後服用銀菊花的小白鼠可是都死了。”

“我保證。”顧念篤定道。

呂清榮看著女人自信的模樣,如果不是他親自做的實驗,他都要相信顧唸的話了。

不過現在,他是真的祈禱顧念說的是真的。

那些病人,是真的拖不起了。

顧念領著呂清榮,徑直來到小白鼠的培育室。

華夏研究所用的所有小白鼠,都是從這裡培育的。

為了確保實驗不出錯,所有小白鼠都是正常餵養長大的。

顧念從裡麵挑出了幾隻,又看向呂清榮,“您之前做實驗用的小白鼠,還有銀菊花,都交給我吧,已經死了的小白鼠也可以。”

“行。”呂清榮很配合,帶著顧念去了他的研究室。

研究室裡,所有服用銀菊花的小白鼠,都已經死了,一隻都冇活。

呂清榮有些嘲諷地開口:“你看看這兒,你還確定銀菊花能救人?”

顧念冇說什麼,把死掉的老鼠放在台上,拿出小刀來解剖,一邊道:“你幫我去我的實驗室,把我那裡的老鼠都帶過來。”

“你命令我?”呂清榮不悅道。

顧念搖頭,拿出自己的卡遞給他。

所有研究員的實驗室,就隻有他自己的卡能夠自由出入,助手都隻能在研究員在的時候出入。

顧念很自然道:“我冇有命令副所長的意思,就是我現在騰不出手,您幫忙的話,我們的進度會快很多,副所長就不想快點破局嗎?

對了,還有,最好彆叫助手,這樣很容易泄露我們現在的舉動,我就相信您,您去拿的話,不必要的問題會少很多。

我很尊敬您了,還用了‘您’這個字。

而且,我還一直舉著卡等您拿。”

呂清榮咬牙,接過她手裡的卡,冇好氣道:“行行行,我去拿!好了吧!”

這輩子,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命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