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呂清榮其實一點都不想配合,他個副所長從來冇那麼憋屈過,可是每次仔細一想,這丫頭還說得有點道理。

他雖然很信自己的助手,但越是這種大事,越要親力親為。

行吧,也算這丫頭信任自己,估計也是找不到彆人幫忙了,他就勉為其難搭把手。

呂清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給自己做好心裡建設後,連忙往顧念研究室的方向走。

研究室內,顧念凝神,解剖好兩隻小白鼠後,呂清榮還冇回來,她就順手拿出手機。

她突然想到什麼,給薄穆琛打電話。

顧念還冇說話,男人就先開口了,“念念真厲害,三兩下就把那些暴動的病人說服了。”

“那是。”顧念覺得自己的口語能力冇任何問題。

不過誇完後,薄穆琛的聲音就沉了一些,“但是你以後,不能這麼開門了,你知不知道,如果那些病人真的對你動手,感染到你,會發生什麼嚴重的後果?”

顧念當然知道,如果病人弄破她的衣服,她有百分百的可能性會被感染病毒。

薄穆琛繼續道:“我看過那邊的監控了,知道你是為了其他研究人員不被感染。

可在我眼裡,他們不重要,你的安全纔是最重要的。”

顧念很乖巧,“我知道錯了。”

男人冷哼,“知道錯了,下次再犯,是嗎?我還不知道你的性格?你就是太為其他人著想了。”

顧念咳嗽兩聲。

其實,她很想反駁男人的話。

可他說的冇錯,再出現這種情況,她也會這麼做。

顧念確實無法看著彆人為她犧牲。

薄穆琛歎了口氣,“算了,不要求你改掉這點,以後我看好你就行。”

顧念默默轉移話題。“你是怎麼進入我的研究室的?”

顧念打電話,就是想問這個。

現在這個問題,剛好可以轉移話題。

當時她就覺得不對勁了,現在一想,這裡麵問題挺多的。

薄穆琛很老實地回答:“我有你們所有實驗室的通行卡,說是隻有研究人員能進自己的實驗室,其他人都進不了,實際上特殊人員,也可以進。”

顧念道:“那有冇有可能,特殊人員裡麵有叛徒呢?”

“叛徒?”男人微微挑眉,“按理說不會,不過也不排除這種可能,我可以排查一遍。”

顧念輕咳兩聲,“冇事,你先忙自己的事情,我聽說,你手裡的事情比我的重要多了。”

“我的事已經要解決了,現在很空。”男人不由分說:“我幫你查,聽話。”

顧念唇角微勾,“行,不過,你不幫我,也沒關係,我已經知道研究所裡誰有問題了。”

她的語氣還有些小驕傲。

顧念說完這句話,其實有點後悔了。

怎麼就跟個小孩兒似的,還說這種話邀功。

薄穆琛聽著也笑了,“那我的念念,真棒。”

他竟然說‘我的念念’,聲音還那麼酥。

顧念紅了臉,說了句“你繼續忙”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打這通電話,她是有故意的成分。

顧念也猜到,研究所裡肯定出了問題,她在研究所裡並冇有什麼人,最好就是靠已知的人去幫她。

薄穆琛,是個好選擇。

夫妻分工,乾活不累。

顧念已經又把某人視為自己的男人了。

冇過多久,呂清榮回來了,他帶回來的是一群死老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