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把老鼠都遞給顧念看,“這些,都是你研究室裡的老鼠,全部都已經死了。

這下,你該怎麼說?還確定銀菊花冇問題嗎?”

顧念唇角勾起,“當然了,我更確定了。”

她淡定地從自己的口袋裡,拿出一隻老鼠。

那隻老鼠似是昏迷了,顧念給它餵了點藥水,老鼠很快醒來,開始在桌麵上爬動。

雖然爬動的速度很慢,但活躍性還算不錯。

呂清榮震驚,“你這是......”

“這是我實驗室裡的老鼠,我餵了一點東西,讓它在我口袋裡睡了一覺,它也是經過銀菊花實驗的,身上攜帶紅蘑病毒的小白鼠,不信的話,您可以檢查。”

呂清榮都不需要檢查,身患紅蘑病毒的小白鼠,身上會脫毛,裸露的肌膚上也會長出痘痘。

這隻老鼠都有,但它還活著!

“所以,你真覺得有人對小白鼠動了手腳?”呂清榮不可思議道。

顧念頷首,“我是這麼認為的,不然您覺得,怎麼解釋除了我以外,你們的小白鼠都出事了?而現在,我的小白鼠也出事了。”

呂清榮不理解:“那為什麼,隻有我們的小白鼠出事,你的冇出事?”

顧念輕咳兩聲,這時候也隻能直接說原因:“因為我不在的時候,薄穆琛去了一趟我的實驗室,大概是這個原因,那個人冇機會對我實驗室裡的小白鼠動手。

而在薄穆琛和我都離開後,那個人也對我的小白鼠動手了,您到那邊看到的,當然就是死老鼠。

當然,以上本來都是我的推測,看到您帶來死老鼠,我心裡就有數了。”

呂清榮悟了,神情瞬間變得凝重,“我現在就讓人查一下監控,看是誰亂跑我們的研究室,還對小白鼠動手。”

顧念鎮定道:“您先不用急,那個人既然可以隨便進入大家的研究室,那肯定不是普通人,監控肯定都被清除了,現在最要緊的是,救治大家。

那人都能對研究室動手,肯定也對病人們下手了,應該是用了同一種藥物。”

“對對,我們得趕緊檢查這些老鼠和病人的身體情況。”呂清榮連忙道。

顧念點頭,“是的,我已經把死鼠解剖了,現在,再把我藏著的小老鼠解剖一下,就行了。”

“我來吧。”呂清榮這次很痛快,他又看向顧念,“這是不是說明,銀菊花冇問題,我們可以繼續給病人服用了?”

他完全冇注意,自己這時候,都已經以顧唸的思想為主了。

顧念淡定道:“銀菊花本來就冇問題。”

呂清榮的眼睛亮了,低頭連忙解剖老鼠,他又想到什麼,看向顧念,“你剛纔怎麼不提前解剖?”

他過來的時候,看到顧念是閒著的。

“我解剖掉了,又怎麼跟你證明,這隻老鼠之前是活著的?”顧念道。

呂清榮頓時覺得自己的問題很蠢。

他低頭,不說話了,專心研究幾隻老鼠。

呂清榮的研究能力,和細緻程度都不是年輕研究員能比的,很快,就查出一種叫做紅磷的成分。

紅磷,和銀菊花相生相剋,而且服用後,外表根本看不出來,隻有專門的檢測才能看出。

對於普通人來說,紅磷冇任何用。

但對於患有紅蘑病毒的人來說,就不一樣了。

同時,紅磷易溶於水,無色無味,根本察覺不出。

“水有問題!”呂清榮發覺不對了。

顧念點頭,“應該。”

“我現在立即讓人去檢查水源!”呂清榮道,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,火急火燎地離開。

顧念看著他的背影,淡笑一聲。

再轉頭,看向轉彎口的暗處,冷冷開口。

“事情都要敗露了,還不出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