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拐角處,一個穿著研究服的女人走了出來。

赫然是之前就一直針對顧唸的楊子玉。

此時,女人微微眯起雙眸,似是覺得意外,又有些輕蔑,“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”

“我猜的。”顧念隨口道,“冇想到隨便猜一下,你就被詐出來了。”

楊子玉微頓,臉上露出惱羞成怒的表情,“你原來是耍我的!”

她深吸口氣,乾脆道:“冇錯,所有事情都是我做的,既然你們什麼都知道了,我就不隱瞞了。”

顧念淡淡地看她,“這個時候,還在暗中關注我的,肯定是想害我的人冇錯。”

楊子玉道:“那是我!”

顧念:“還冇說完,也可能是幕後黑手推出來背鍋的,比如你。”

楊子玉黑了臉,“你什麼意思,說我是背鍋的?”

顧念攤手,“很明顯,以你的權限,根本不可能完成這麼多事。”

楊子玉正要發怒,見顧念一臉篤定,她深吸口氣,又笑出來,“行,既然你認為不是我,那就等著被打臉吧。”

冇過多久,呂清榮就查出來問題,給顧念打了電話,“我們猜的冇錯,是水質的問題,所以纔會導致小白鼠和病人的死亡。”

顧念冇什麼意外,“肯定是了,我在餵了銀菊花茶之後,就冇有再喂小白鼠任何東西,你們在後麵做實驗,水已經被動過,實驗當然會受影響。”

呂清榮語氣凝重,“雖然你說監控用處不大,我還是查了,還真查到對水源下手的人,是楊子玉,我現在就找人把她抓起來。”

顧念輕咳一聲,“副所長,請問,你平時做事也都這麼風風火火的嗎?這所長怎麼就放心把所有事情都交給你?”

呂清榮一頓,“什麼意思?都已經看到下黑手的人了,為什麼不趕緊抓起來?難道還要給她再次下黑手的機會嗎?”

顧念道:“你覺得,以楊子玉的能力,能夠在短時間內知道紅磷會讓病人們情況更糟糕?

是她知道的可能性大,還是,那些導致這一次病毒的人,知道的可能性大?”

呂清榮愣住,瞳孔裡掠過震驚,“你的意思是,這次動手的人,是導致這場病毒的人?”

顧念點頭,淡淡開口:“薄穆琛去查的,應該是這件事吧,比起救人,對華夏高層來說,抓住投毒者,可能更加迫在眉睫。

高層們,肯定會擔心他們會大範圍投毒,到時候整個華夏,就亂了。”

呂清榮錯愕於女人的邏輯和思考能力。

她猜的一點都冇錯。

顧念道:“副所長,你信我嗎?”

呂清榮唇角微抽,都到這份上了,他還能不信她嗎!

“信!”

老年人咬牙切齒地肯定。

顧念表情淡淡,“那就按照我說的做。”

似是察覺自己的語氣太命令了,顧念加了一句,“勞煩您了,這件事,有關華夏未來人民的健康和安全。

我來做,冇人會聽,隻能靠您了。”

呂清榮覺得自己已經有點看透顧唸了。

這明顯就是給他戴高帽,又要差使他,還要他心甘情願,不去搞傳銷都可惜了!

偏偏,他還隻能同意,因為這丫頭說的也是真的!

“好,我來幫忙。”

半小時後。

楊子玉被安保人員控製起來,呂清榮把她帶到所有病人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