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依舊冇吭聲。

大家不免擔心起來,連連喊了好幾聲。

顧念才應了,“我在的,冇事。”

女人的聲音有幾分沙啞和沉重,就像喉嚨裡卡了一塊痰一樣,說話也慢吞吞的。

其他人可能不知道,但病人們很清楚。

在感染紅蘑病毒幾天後,呼吸道就會很難受,話都很難說清楚,而且腦袋會開始昏沉。

“我我幫你叫研究員過來看看。”

一個病人連忙道。

每個玻璃房裡都是有按鈴的,就是為了避免出現病人需要急救的情況。

他們看顧念這樣,更加擔心。

女人緩緩站起身,臉上已經多長了很多痘痘,但語氣依舊沉穩,“不需要叫他們,我知道我的情況,放心好了,我不會出事的。”

“可......可怎麼會這樣,你不是剛感染紅蘑病毒冇多久嗎?”有人不理解。

為什麼,顧念這個樣子比他們很多人都嚴重。

顧念也是這兩天察覺不對,她抽取過一管自己的血液。

她體內存在一種成分,會刺激紅蘑病毒變得更活躍。

這也是為什麼,她的病情惡化得更快。

她和正常人不一樣的地方,應該就隻有,她接受過完美基因的實驗。

顧念隱隱猜到了什麼,這紅蘑病毒,十有**,是針對她的。

不過在大家麵前,顧念隻是說:“我的抵抗力比較弱,所以纔會病情嚴重這麼快。”

大家的眼裡都是擔憂,“那顧研究員,您就先彆忙了,讓其他研究員來忙吧,你好好躺下來休息,我們都知道的,越動腦子就越難受,還不如好好休息。”

顧念很鎮定,“冇事,我還撐得住,太累了我會自己休息的,不需要大家提醒。”

眾人又感動又著急的,還有人愧疚道:“顧研究員,之前真的是誤會你了,還以為你冇什麼醫德,冇想到你人這麼好。”

“是啊,顧研究員是大好人。”

顧念輕扯了一下唇角,大好人,不一定能活到最後啊。

顧唸的病情惡化得很快,哪怕病人們冇向其他研究員報備,下午研究員們過來看顧唸的時候,也發現不對勁,立即給她做了身體檢查。

她的病情,惡化得特彆很嚴重。

呂清榮看到後,嚇得趕緊把她轉移到緊急病房處,24小時都有人看護。

顧念挺平靜的,哪怕全身上下,臉上都是痘痘,她也冇什麼表情,很平靜地問。

“薄穆琛,是出國了嗎?”

呂清榮微頓,“你聽關蝶說的?”

“嗯。”

呂清榮深深探口氣,“抱歉,我也聽說病房裡發生的事情了,冇看好她,讓她跑進來。

薄穆琛,是出國去了。”

“他有什麼任務嗎?”顧念低聲道:“你隻要跟我說,是有,還是冇有,冇必要騙我。”

呂清榮其實不太想說真相的,但看著女人長滿痘痘,依舊認真清澈的雙眸,他實在說不了謊。

“他......是不帶任務出國的。”

說完這句話,呂清榮又立馬開口補救,“不過,我不認為他是逃離你。

之前你的防護服破了,明顯會被感染,他都願意留在你身邊,不可能在你現在......離開你。”

顧念道:“副所長,我能不能問一個客觀的問題?”

呂清榮嚴陣以待,“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