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盒子裡,靜靜地躺著一支針劑。

這個針劑顧念再熟悉不過,上麵的標誌,赫然是D博士組織的。

當初,差點害到奶奶的針劑,也是出自他們手中。

而且,導致這場病毒的人,一樣,還是他們。

明明D博士已經被她抓住,為什麼還會這樣?

感覺,她在順著他們設計好的路在走。

顧念目光漸漸沉下,旁邊的嚴老還不明所以,“這個是什麼,你媽媽給你準備的治療藥劑嗎?”

“我......我看看。”

顧念打開瓶子,一股刺鼻的味道斥入鼻腔,嚴老穿著防護服冇聞到,她聞得很清楚。

“這是什麼,小念,你聞得出嗎?”嚴老問。

顧念道:“我得檢測一下,還聞不出成分。”

“行行,需要師父搭把手嗎?”嚴老擔心她現在的狀態。

顧念咳嗽了兩聲,聲音沙啞有又力,“我冇事。”

她其實,已經大概猜到這裡麵的成分,隻是不想和嚴老說而已。

這裡麵的,應該是完美基因的藥劑。

現在嚴老應該還不知道‘完美基因計劃’。

這件事,知道的越少,就越不容易被拉進來。

“師父,你先去忙你的吧,我沒關係,外麵還有很多病人需要你。”

雖然很多研究員,已經會了基礎的鍼灸排毒法,可效率和技術都和嚴老冇得比。

嚴老也隻能歎氣,“行,我去幫他們,但如果你有事,一定要第一時間跟我說,對我來說,就你和你的師母是最重要的。”

顧念應了一聲,目送嚴老離開後,她開始做研究,測試完美基因液裡的成分。

不管怎麼說,這都是她第一次拿到這東西。

在測試的時候,顧念想到什麼,拿出剛纔放著完美基因藥劑的盒子,在裡麵摸了摸,突然找到一個暗格。

和她想的一樣。

母親做事一向喜歡有兩手準備,喜歡在盒子裡再放個暗格,這件事母親也就跟她說過,而且還說這個習慣絕對不能告訴其他人。

所以剛纔,她冇先檢查盒子,隻是拿出了試劑。

暗格打開後,裡麵是一張紙條,展開後,上麵是母親的字跡。

【給念唸的一封信:

親愛的女兒,當你看到這封信時,相信你......哈哈哈,肯定是快死了,因為我是讓你嚴師父在你快死的時候給你的。

這裡麵的,如你所料,是完美基因的藥劑。

這是我和他們合作達成的結果。

念念,你是不是恨媽媽給你挖的坑,但你更要感謝我,讓你變成今天這樣。

不過當初,關於你的實驗做到一半,我們內部的人就出現了叛徒,隻能終止實驗。

這裡麵的藥劑,足夠你完成後麵的實驗了。

喝下去,你所有的病痛都會消失,當然,也可能會是死亡,看你自己選擇。

——最愛你的媽媽】

顧念拿著這張紙,再看那瓶藥劑,沉默許久。

這時候,藥劑成分也出來了,有很多刺激大腦神經的藥物成分,甚至還達到了致死的劑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