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母親他們當年是真的很敢,把各種會刺激大腦神經的材料融合到一起,最後變成一瓶小小的藥劑。

之前江雪一批人,都是最好的例子,不管是完美基因實驗的殘缺品,還是隻激發了一點天賦,都可以在某個領域變得很強。

但變強所帶來的副作用,也不會小。

顧念看著眼前的這瓶淺藍色的液體,思索之下,把它再次放進盒子裡,再鎖住,暫時放到角落邊最不起眼的櫃子裡。

那群放出紅蘑病毒的人,恐怕就是想逼她喝下這個。

她偏不如他們的意思。

突然,女人眼前一花,猛地跌倒在地。

麵前的一切,越來越模糊。

但她的意識還是很清醒。

身患紅蘑病毒的人,在病毒後期的時候,時不時地會暈倒,這是因為缺氧,同時免疫力太低的緣故。

她已經到後期了。

就在這時,病房門猛地被打開,她看到熟悉的人影,穿著一身西裝,離她越來越近。

顧念都覺得她是在做夢,薄穆琛不是已經出國了?而且,就算他在這裡,怎麼可能不穿防護服走進病房?

她自嘲一笑,意識停留在這一秒。

女人昏了過去,薄穆琛麵色極沉,目光掃向後麵的人,“你們還不過來治病?”

一群穿著白大褂的生麵孔連連後退,用各國語言慌張地跟旁邊的翻譯說話,翻譯也害怕,“醫生們說,他們得穿防護服,不能直接進來。”

“一群膽小鬼。”男人漠然道,冷冷開口:“兩分鐘時間,回到這裡。”

翻譯跟各國的名醫說了一聲,大家立即扭頭,連停都不帶停的。

呂清榮黑著臉穿著防護服進來,先上前,檢查了一下女人的狀況。

再看身上冇有任何防備的薄穆琛,忍不住道:“放心吧,她隻是暫時昏過去了。

薄......先生,您還是先穿上防護服吧,這樣很容易被感染的,而且您可能還要被隔離......”

男人的目光冷冷地看向他,呂清榮額頭上的冷汗直流,但他還是忍不住道:“那個,您還是換上吧,不然等顧念醒來,肯定又要生氣的,她這個時候情緒不能太激動,一激動就很容易出事,一不小心就......”死了。

看著男人像看死人的眼神,呂清榮自動把最後兩個字咽回肚子裡。

薄穆琛道:“我去換衣服。”

說著,他起身要走,呂清榮望著男人的背影,小聲提醒道:“那個,薄先生,要隔離......”

薄穆琛直接說:“我在她的病房裡隔離,老規矩。”

“可那個規矩是不合我們華夏研究所規矩的,而且,您還從外麵找了這麼多知名研究員和醫生,上層是不允許這些人過來的,要是知道,肯定會找您的麻煩。”呂清榮終於把自己想說的話都說完了。

他本來以為,薄穆琛可能是跑了。

冇想到,纔沒兩天的功夫,薄穆琛就強行帶回這麼多能人過來。

華夏研究所的研究大佬雖然多,但世界範圍內的研究大佬更多,他把最有名的幾乎都強行帶過來了。

可這樣,很容易泄露他們華夏內出現紅蘑病毒的事情。

薄穆琛的聲音很淡:“無所謂,有事你都說我就行。”

他看了眼顧念,“我馬上回來。”

說完,他匆匆離開。

呂清榮當然知道,他最後一句話不是跟他說的,而是跟昏迷的女人說的。

他低頭,看著滿臉是痘,幾乎辨不出原樣的顧念歎了口氣,“也不知道,他這麼喜歡你,是好還是壞啊。

華夏,都快因為你亂了。”

薄......先生,太胡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