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是不是害她,她還真不知道。

華夏上層的人很快就給了回覆,會派足夠的人去找金雪蓮的下落,不過不知道能不能找到。

大家現在,就隻能先服用銀菊花茶,暫時緩解病情。

薄穆琛也離開了,去尋找金雪蓮。

顧唸的身體越來越虛弱,本來以為,她會躺在床上動都不能動。

但奇蹟般的,她還可以動,情況冇有再惡化。

染病一週,除了最初的幾天,情況急劇惡化之外,現在過了幾天,她的情況似乎還有轉好的跡象。

負責照顧她的人,是薄穆琛身邊的大衛,也是每天過來送食物和銀菊花茶的人。

她一下就發現了不對勁,冇有碰銀菊花茶,隻是問,“這裡麵,是不是有薄穆琛的血?”

大衛微頓,隨即果斷道:“這怎麼可能?老闆怎麼會抽那麼多血給你?你知道提取1mg量的金蓮花要抽多少血嗎?這個量誰給得起?”

顧念淡淡地看著水杯,“所以,裡麵有他的血。”

大衛沉默幾秒,本來還想說什麼,最後隻變成了一聲歎氣,“好吧,這都被你看出來了,冇錯,裡麵是有從他血裡提取出來的金蓮花。”

“在他走之後,我應該一直在喝他的血吧。”顧念道。

大衛糾正道:“你不是在喝他的血,隻是裡麵的一個成分。”

顧念冷淡道:“你就告訴我,一共抽了多少?”

大衛猶猶豫豫的,但可能是看不過男人的付出,伸出了1根手指,深吸口氣說:“1000CC。”

捐血的上線,也就到500CC。

人體內的血,一共也就四千到四千八CC,薄穆琛將近抽取了四分之一的血。

顧念氣得不行,“他人呢?”

大衛連忙道:“夫人放心,先生冇什麼大礙,就是剛抽完血的時候有一些虛弱,我也給了他專門補血的食譜,這段時間廚師都會按照食譜上的給他補血,先生的體質恢複得很好,不會有什麼大問題。”

顧念怎麼能放心,“金雪蓮都生長在懸崖上,環境艱險,他現在這個身體情況,怎麼能去?你是怎麼當醫生的?”

大衛叫苦不堪,“我也不想啊,可是夫人,您也知道老闆的個性,我又是他下屬,怎麼可能勸得動啊。

不過啊,夫人放心,我提取出來的,絕對冇有浪費一點金雪蓮的精華,這些量,夠你再吃一週的。”

顧念看向他:“那一週後呢,如果薄穆琛還冇找到金雪蓮,是不是還要抽他的血?”

大衛連忙道:“夫人,我也不想抽的,可是老闆的意思我不能不從啊,就算我不做這些,他也會讓其他研究員抽他的血,他們的技術還不如我呢,萬一浪費老闆的血怎麼辦?

而且,這段時間,就算您不吃金雪蓮,也不會死亡,老闆隻是不想讓你太難受而已。

夫人您放心好啦,老闆肯定能在這段時間找到金雪蓮。”

顧念又氣又心疼。

不過,要是他想要再給她血,她一定要想辦法拒絕。

現在最重要的,是找到金雪蓮。

這幾天,顧念也感受到了金雪蓮的作用有多好。

薄穆琛的體內隻有部分金雪蓮,她就能恢複這麼多,如果拿到了真的金雪蓮,隻要一株,就可以救所有人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