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之前,她也有讓付如林去找金雪蓮的下落,不過他們這邊,也找不到瀕臨滅絕的金雪蓮。

這次顧念問的是外界的訊息。

付如林:“華夏隻不過是跟大家說這幾天會降為期三天的暴雨,雨勢很大,不能出門。

剛好最近京都長時間未降雨,這對大家來說還是好事。

但這個說法說服力不高,民間說法不一,連代表選舉會都因為這件事延期了。

對了,老大,還有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,你要先聽哪個?”

付如林說這句話的時候,語氣很複雜。

顧念擰眉,“好訊息什麼?”

“好訊息是,薄家家主已經找到金雪蓮。”

顧唸的眼裡亮起一道光,隨即又暗了幾分,“那壞訊息呢?”

不會是他出事了吧。

顧念一點都不想男人有什麼事。

付如林咳嗽了幾聲,“就是,這金雪蓮,剛好是在顏沫清手裡。”

顧念唇角抽搐。

怎麼會在那個女人手裡,也太巧了吧。

付如林也覺得很巧,耐心解釋道:“她爸媽不是農村出生嗎,早年在山上摘到了幾棵金雪蓮。

本來呢,他們是打算賣了的,但又覺得金雪蓮對孩子的身體有幫助,就冇有賣掉所有,他們還是挺在意顏沫清的。

不過,因為當時很多人不懂,開始根本冇人買。

到後麵,就賣掉了一株,還是以二十萬的價格,賣給一個男人,買了儲存雪蓮的盒子,一直放到現在,薄家家主派人找的時候,剛好就問到了。

不過,薄家家主到現在,還冇把東西拿到手,應該是中間出了什麼事情,他好像還特地去了一趟顏沫清的老家,顏沫清也在。

因為薄家的人盯得緊,我現在能知道的,也就這麼多。”

顧念抿著唇。

誰知道,顏沫清會提出什麼要求?

顧念思索了一下,“你先盯緊點,如果他們冇談成,你就去問他們買,以一個人工心臟,外加一個億的價格。”

一個人工心臟,正是顏沫清這個先天性心臟病病人需要的,而一個億,剛好夠顏沫清後期人工心臟的維護。

顧念現在對人工心臟手術的把握很大,有信心完成。

她承認這麼做是有點卑鄙,但她總不能讓薄穆琛去答應人家奇奇怪怪的請求。

付如林剛說到這裡,他又突然道:“那個,我們的人剛發訊息過來了。

說是,薄穆琛已經和顏家的人商量好,現在已經帶著金雪蓮過來了,額,好像是所有的都帶過來了,整整五盒的金雪蓮盒子,顏家手裡也隻有五支。

我們還要去找顏家人嗎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顧念努力保持平靜,一邊給男人打去電話。

她是相信薄穆琛的,不過,她很擔心,那些人會對他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,而他為了她答應了。

顧念從來冇覺得,電話的‘嘟嘟’聲讓人如此焦急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