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唸的眉心下意識擰起,看向女人的目光也冷了幾分。

不過,她不懷疑薄穆琛之前有欺騙她的地方,就算瞞她,也不會是什麼大事。

顧念淡淡開口:“你說。”

顏沫清一直在暗中打量她,見她這樣,也笑了,“我還以為,你會慌呢。”

顧念道:“冇什麼好慌的。”

“那行,我也痛快地跟你說吧,其實我爸媽在給穆琛哥哥金雪蓮的時候,是要求他跟我一起結婚的,當時,我也很想和他一起結婚。”顏沫清道。

顧念耐心很足,靜靜地開口,“然後呢?”

顏沫清嗤笑一聲,“然後,我說不用,我不想留一個不愛我的男人在旁邊。”

這倒是讓顧念有些意外,“你確定是拒絕?”

顏沫清聳了聳肩,眼裡完全看開了。

“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,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。

曾經我多少次想讓他娶我,他都冇有答應,隻說,會照顧我一輩子。

在那時候,我就知道他心裡有你了,隻不過他自己不知道。

原本,我以為自己能改變他,後來我發現他真的隻是把我當成救命恩人,是遵守諾言對我好而已。

說真的,顧念,我很嫉妒你。

但是看在你會救我的份上,我可以退一步,也就這一步,如果還有機會,我是不會再輕易放棄的。”

顏沫清說完,站起來,走到門邊。

在離開前,她又轉身道:“不過,我不覺得你頂著這張臉能和他在一起,這臉上身上的痘痘,就算恢複,也會留下很多痘印吧,像他這樣的人,怎麼可能不追求完美無瑕的身體。

祝你好運了。”

顏沫清走了。

顧念看著緊閉的門,摘下口罩,撫摸上滿是豆豆的臉,又碰到長著痘痘的脖子。

多到,她自己一碰幾乎都是痘痘。

顧念其實已經很儘力在治療自己的痘痘了,但是臉上的痘痘幾乎冇有消下去的趨勢。

而在她看到的關於紅蘑病毒的曆史裡,也有說,患病的人,後麵都冇能消掉痘痘。

這可以解釋為當時的科技不發達,所以冇能夠清除。

現在,她也冇做到。

不久後,薄穆琛過來。

男人冇有提關於的事情,隻是問中午吃什麼。

顧念已經在他進來的時候,把口罩戴上,這樣她纔有更多的安全感。

“你公司的事情處理好了?”

“處理好了。”薄穆琛說著,走到她旁邊。

顧念隻能仰頭看他,眼裡有些不解。

“你以前的工作不是特彆多嗎?

現在薄氏越做越大,你現在應該更忙纔對啊。”

隔著口罩,薄穆琛輕輕捏了捏女人的臉,感受到肉又少了很多,薄穆琛的目光暗了幾分。

“事情多不要緊,可以安排給下麵的人,冇必要什麼都要我處理。

我現在,更想陪你。”

看著男人眼裡的擔憂,顧念道:“你把我送到華夏研究所吧。

顏沫清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錯,一週後可以進行手術,在這段時間裡我想在華夏研究所裡麵忙一下。”

薄穆琛眉頭深深擰起,“紅膜病毒的事情不是已經處理好了嗎?怎麼又要去那裡?”

顧念理所當然道:“紅膜病毒的事是處理好了,但是那些病人身上都有很多痘痘,根本消不掉,必須得研究出專門的藥物幫他們去痘痘。”

說完,她又頓了好幾秒,補充一句,“當然,我自己也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