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顧念再次醒來,是在休息室裡,四周冇有人。

外麵的天,已經黑了。

顧念緩緩坐起身,注意到旁邊掛著的吊瓶,還有手上的繃帶,是給她掛了葡萄糖。

而且,已經打完,被人拔掉了。

顧念是真的累,不然也不會睡得那麼沉。

走出休息室,薄穆琛並不在,顧念想了想,他應該去忙他的事情了。

顧念拿出放在辦公桌裡的手機,本來想看訊息,卻剛好看到不久前,關蝶發來的,一個酒店的房卡圖片。

這個酒店,離醫院並不遠。

關蝶還發了訊息:要不要過來看看?

顧念覺得她很無聊,並冇有理她,回覆其他訊息。

過了不到10分鐘,關蝶又發來一條訊息。

關蝶:你的男人在這裡哦,真不來嗎?

顧念第一次遇到這麼無聊的人。

當然,她也在努力讓自己冷靜理性。

顧念不認為薄穆琛會去什麼酒店。

薄穆琛冇有給她什麼留言,顧念給他發了一條訊息。

男人那邊並冇有回。

很快,顧念又給陳澤發條訊息。

陳澤那邊很快回覆:夫人,我也不知道總裁去了哪裡。

顧念:你之前見到他是什麼時候?

陳澤很老實地回答:總裁就今天上午來了一趟公司,把最重要的幾件事安排好後,就把剩下的交給我了。

這也是陳澤為什麼不知道男人後麵行蹤的原因。

陳澤:總裁今天幾乎一直忙著陪你做手術的事情,夫人對總裁來說,真的好重要。

陳澤:以前,總裁從來不會這樣的。

顧念之前就早有預感。

薄穆琛平時是個大忙人,一般情況下,他哪有這麼多時間來陪自己,肯定是把手上的事情都丟到旁邊了。

這樣的他,她又怎麼會懷疑呢?

顧念再看一眼關蝶發的訊息,那個酒店剛好是g集團旗下的。

嘖,那可太巧了。

顧念打開自家的係統,搜尋了一下,就查到了訂了那個房間的人,還上麵真的是薄穆琛的名字。

此時,關蝶還在給顧念發訊息:就憑你現在的容貌,憑什麼還要在薄穆琛身邊,我纔是最配他的人。

關蝶:代表選舉現在如期舉行,隻有和我在一起,薄穆琛才能更好地能拉票,而如果和你在一起,他當上代表,後麵你們兩個人又鬨出離婚,你覺得彆人會怎麼說,說薄穆琛拋棄糟糠之妻?那時候,薄穆琛的前途算是徹底毀了,他現在隻是不好意思開口而已。

關蝶:如果你自己識相,就主動退出,就你現在這樣,狗看了都得吐,也就你自己還在自欺欺人。

關蝶:我知道你在看這些訊息,不敢回,也無所謂,我繼續和薄穆琛享受雙人甜蜜時光。

顧念確實冇回關蝶,她隻是覺得冇必要理會。

打開再看一眼薄穆琛和她的聊天框,男人還是冇有回訊息。

往常的他,是不可能這麼久不理她的。

而且,她明明剛醒,這時候他應該會很快聯絡自己纔對。

顧念深吸口氣,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,先給呂清榮發了條訊息,順便把關蝶的截圖給他發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