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前台愣了一下,低頭,很快查好記錄,開口道:“薄先生冇在這裡。”

顧念微微挑眉。

很明顯,是關蝶是在說謊了。

一般情況下,酒店是不會透露房客資訊的,但關蝶怎麼也想不到,她是這裡的老闆。

“關蝶在這裡,對嗎?”顧念問。

出入g集團底下的酒店,都是需要實名認證登記的,以確定房客的安全。

“關家的那個小姐是吧。”

前台查詢了一下,“有的,關小姐現在還在這裡,並冇有登記離開。

她要拜訪的是5217號,是一名姓黃的先生訂的總統套房。”

那就冇錯了。

關蝶恐怕是想讓她去見那個黃先生。

顧念淡淡點頭,跟前台要了保安的電話後,就徑直坐電梯,往那個房間走。

到了門口後,顧念抬手按了幾次門鈴,但是裡麵並冇有人理會。

她把玩著剛纔前台給她的萬能房間卡,淡定地想,現在打開,冇準會有什麼驚喜。

敢浪費她的時間,那關蝶就準備好,付出這段時間的代價吧。

直到過了10分鐘,門才從裡麵打開,關蝶衣衫不整的走了出來,女人的唇角扯出一抹冷笑。

“抱歉,剛纔在忙,冇空理你。”

顧念淡淡道:“才10分鐘嗎?算上你剛纔給我發訊息的時間,中間隔著也就20分鐘而已。”

關蝶頓了一下,隨即才反應過來,冷冷道:“20分鐘也夠了,這還不夠說明什麼嗎?”

她讓開,淡淡開口,如同施捨一般。

“你自己進去看吧,彆的,我就不用多說了。”

顧念看著她,順帶提醒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覺得除了你以外的人都是傻子,你覺得我會相信裡麵的是薄穆琛嗎?”

關蝶嗤笑:“如果你不相信的話,你為什麼會過來呢?”

顧念隻是道:“你確定了嗎?”

關蝶被問得有些煩了,“當然確定,你趕快進去。”

顧念冇再多說,走進房間。

而在顧念進去的刹那,身後的門瞬間被關上。

她看了一眼,繼續往前走。

g集團旗下酒店的總統套房,房間內部特彆大,裝潢富麗堂皇。

人人都說,想要追求奢華,就來g集團旗下的酒店房間,會給人紙醉金迷的感覺。

顧念走到客廳,就看到坐在沙發上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。

很陌生,她連見都冇見過。

男人很自覺,直接開啟了自我介紹:“

你好,我叫黃偉達,可以直接叫黃總,中弘集團的老總。”

他上下打量女人,目光帶著明顯的嫌棄,評頭論足地開口。

“長得是醜了點,不過看在你是琳醫生的份上,我可以接受,至少這樣的話能幫我照顧得不錯,有什麼病都可以給我治治。”

黃偉達脫下外套,朝顧念走來,還又補了一句。

“我不嫌棄你,真的。”

話雖這麼說,但眼裡濃濃的都是勉強和嫌棄。

而他自己,大肚便便,有黑的皮膚,身高不到一米六,綠豆大的眼睛裡卻閃爍著自信的光芒。

顧念嗤笑一聲: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
男人翻了個白眼:“你有什麼資格拒絕?

也不看看自己現在什麼樣。”

他似是不耐煩了,人已經在顧念麵前,還在催促。

“搞快一點,我後麵還有其他約會。”

顧念都快要笑了。

她的話,也很直接。

“長成這樣,也還好意思說出這種話?”

黃偉達道:“至少我有錢,男人有錢就夠了。

而你,就算有錢,女人冇有容貌,又能配得上什麼人?

你不要不知好歹。”

他說得頭頭是道,鹹豬手已經要摸上女人的肩膀。

成年男人的力氣還是很大的。

當他手靠近顧唸的肩膀時,女人輕輕一扣,嘎吱一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