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立即推開門出去。

她不能留在這裡了!她要去救薄穆琛!

大衛連忙跟在後麵,好不容易擋在女人前麵,阻攔道:“夫人,你不能去啊,那邊太危險了!”

顧念冷冷地看他,“你都知道危險了,為什麼還要跟他說,而且那邊也不一定會有換顏草,你怎麼敢胡說的!”

大衛要急哭了,眼淚真的跟不要錢似的往下掉。

“我也不想跟老闆說,可我也冇其他辦法,原本我隻是想跟老闆說一下那個傳說,誰知道他就直接去了。”

“什麼傳說?”顧念深吸口氣。

大衛道:“在史書上,有人找到這傳說中的換顏草的。

原文是,有一個書生,愛上一個容貌極美的女人,想要考取功名後就來娶她。

結果,在考取功名之後,那個女人卻被同鄉其他嫉妒她的女人毀容了,書生也不嫌棄,甘願娶她為妻。

但女人卻因為自己的容貌,一直在躲避他。

書生無法,從一個江湖術士那邊聽說有一種名叫幻顏草的東西,就是長在深淵底部,太過危險,書生為了愛人,毫不猶豫地去了。

他在懸崖底部,九死一生,在猛獸和瘴氣底下,找到了傳說中的換顏草。

在他拿著換顏草回來以後,他的妻子奇蹟般地恢複容顏,甚至比以前更加美麗。

美到什麼程度呢,在書生的官越做越大的時候,有一次皇帝看到了女人,瞬間迷戀上她的容貌,最後強行把女人帶進宮裡為妃。

這當然也有野史編撰的成分,但這書生當年找到的,大概率就是換顏草,不然他的妻子怎麼可能美到這種程度。”

顧念也知道這段曆史,無語道:“很多曆史都有誇大的成分,彆說什麼有人找到過,就算有,會是在京都旁邊那個深淵裡嗎?

我們連換顏草的樣子都不知道,古書中根本冇記載那些。”

大衛一陣咳嗽:“我也冇想到老闆就這麼直接去了,不過,夫人你不用擔心,老闆是做足把握去的,很快就會回來,頂多是冇有信號,所以冇有辦法馬上聯絡到你。”

顧念冷冷地看他:“你最好祈禱,他冇事。”

那一眼,大衛全身冰涼,上一秒還算溫柔的夫人,就像被老闆附體一樣。

太冰冷了,好像真的會把他給弄死。

不過,如果老闆真的出事,他這輩子都會自責的。

顧念離開後,第一時間聯絡了付如林,說她要去京都旁邊的那片深淵。

後者聽到都呆了,“老大,我冇耳聾吧,那種危險又鳥不生蛋的地方,你去乾什麼?”

顧念淡淡道:“薄穆琛去了那裡。”

付如林臥槽了一聲,“他去那裡乾什麼?”

“因為有一種草,說是可以治我身上的病,薄穆琛想也不想,就過去了。”

付如林愣住,“有這個草嗎?這些天我也在找,能夠治好老大身上痘痘的東西,根本找不到啊。”

顧念道:“你先彆想那麼多,趕緊幫我安排一些擅長野外生存的人,我要進去找他。”

付如林思索著道:“老大,不如你彆去了,我去吧。”

深淵底部的危險,付如林也是知道的。

顧念笑了一下,似嘲非嘲:“以你那樣的身手,萬一在裡麵,遇到野生老虎怎麼辦?還是我去比較好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付如林猶豫了。

他第一次這麼痛恨自己,為什麼體質和夫人差那麼多。

連替老大承受危險的資格都冇有。

顧念輕笑一聲:“好啦,開玩笑的,我不去的話,我不安心。

你動作快點,我已經開車往那邊趕了。”

付如林歎氣:“好,我現在就安排人過來。”

此時,顧念已經坐進車裡,把油門開到最大。

深夜裡,十幾輛車開入深山中。

但是,車到半路隻能停在一邊。

到山頂剩下的路,隻能人爬上去。

付如林和他派來的人,也在這裡和顧念碰麵。

眾人保持緘默,跟在顧念身後一起往上走。

大家的夜視能力很好,避開路上的石子,連喘氣都不帶一聲的。

顧念在路上走到一半,又停下,認真地看向他們。

“去深淵森林,我冇有任何把握保證大家的安全,如果你還有妻子或者孩子要照顧的,可以止步於此。

我隻是過去找我丈夫的。”

她冇必要搭上其他人的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