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幾個人往後退了半步,“那老大,對不起,我的孩子纔剛出生......”

“我還要照顧我爺爺奶奶。”

顧念點頭,放他們可以離開。

當然,她也不會解雇他們,心有家人,這是好事。

大部分的人,還是願意追隨顧唸的。

為首的人認真道:“老大去找丈夫,我們負責保護老大!這是天經地義的!”

付如林也在其中,“老大,我也跟你一起下去。”

顧念看他瘦瘦弱弱的樣子,搖了搖頭:“你必須得在這裡,g集團現在處於重要的發展時期,我這個甩手掌櫃當慣了,可有可無,但g集團冇你不行。”

付如林眉頭擰起,眼裡滿是擔憂。

“可是,老大......”

顧念還是搖頭,不再說什麼,但她的態度很明顯了。

無奈,付如林隻能深吸口氣,“好吧,我守在這裡,如果明早你們那時候還冇有回來,我馬上派人下來接你們。”

顧念還是拒絕了:“不需要,如果我們能回來,明天就已經回來了,如果我在底下有信號了,會給你發訊息,你不能擅自行動。”

深淵森林裡,運氣好的話,還是會有信號的。

不過,這種可能微乎其微。

顧念拉好身上的繩索,一點一點往下爬去。

剩下的人也跟著顧念下來。

萬丈的深淵,深不見底。

夜色朦朧,一陣陣寒風吹過。

眾人穿得都不少,做足了準備,但有的人還是冷得忍不住打顫。

顧念根本無法想象,薄穆琛現在是什麼處境,他麵對的又是什麼東西。

不知道爬了多久,他們到了山的底端,也就是深淵森林。

四周的瘴氣很重,可視度不到一米。

大家都是經過訓練的人,所有人帶好防護裝置。

他們剛走出一點,不遠處,就響起一陣嘶吼聲。

“快躲起來!”

顧念低聲命令。

眾人點頭,立即躲到旁邊隱蔽的地方。

不遠處,在瘴氣不是很重的地方,隱約看到一隻體型巨大的熊緩緩爬來。

迷霧中,可以看到,熊身很高,至少長達兩米,拖著一頭體重和成年男人差不多的小鹿,一點一點往這爬過來。

顧念秉住呼吸。

熊這種東西,雖然看著高大又笨重,但攻擊性極高,力氣還大。

他們如果和熊正麵撞上,不僅會引發一場惡戰,而且如果在這引起什麼大的聲響,很容易再引來其他動物。

好在,熊隻是路過這裡,很快離開了。

顧念鬆了口氣,小聲叫大家聚集。

一行人站在大家還能看清的視野裡,清點好人數。

顧念道:“我們先分頭尋找,如果找到人的話,立即回到這裡再次集合,大家聽明白了嗎?

最重要的事,再強調一遍,安全第一。”

誰都不知道會在這裡發生什麼。

見眾人都答應了,顧念才讓他們散開。

在瘴氣中,人群很快冇了蹤跡。

顧念拿出手機。

在深淵森林裡,信號已經徹底冇有。

迷霧繚繞,可視度似乎比剛來的時候還要低。

深夜,是森林最危險的時候。

顧念可以選早上來,她卻偏要選在大半夜。

因為她怕,等到早上,她就再也找不到她想找的人了。

顧念順著找了一個方向過去。

她的夜視能力很強,可以看清夜裡的森林細節。

突然,她注意到地上的東西,心猛地一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