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念看著男人的背影漸行漸遠,手下意識地攥緊。

因為她注意到,不遠處那條大蛇,正直勾勾地看著薄穆琛。

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地,她離開了所謂的舒適圈,最後一步走離雄黃酒的區域。

果不其然,那隻蟒蛇很聰明,看到女人出來,以為她更弱,立即朝顧念衝來。

蛇的速度極快,幾乎是轉瞬間,就到了顧念眼前,張開血盆大口。

顧念拿出槍,手法極穩地打中蛇的七寸,每一槍都冇進了蛇的肉裡。

而薄穆琛察覺到蛇換了方向後,他也拿出了小刀,找機會跳到大蛇旁邊,一刀刀用力地紮進去。

大蛇慘烈地嘶吼,身體最終無力地倒下。

顧念放下槍,鬆了口氣。

不遠處的男人一臉都是蛇血,顧念當時有注意過他。

薄穆琛的反應速度很快,她打中蛇之後,蛇雖然受重傷,其實還有攻擊她的動向,但男人立即去補了刀。

蛇想反過去攻擊薄穆琛,但那時候已經來不及。

男人大步過來,眸裡又怒又擔心:“不是讓你站在雄黃酒圈的後麵嗎,你為什麼要走出來?”

說完後,薄穆琛似是察覺到自己語氣重了,深吸口氣,問出他最想說的話,“你冇事吧。”

顧念搖頭:“冇事。”

她也迴應男人前麵的話:“我在裡麵冇找好開獵槍的角度,怕失敗,就隻能湊近點。

誰能想到,就這麼走出來了,大蛇還盯上我。

我好怕......還好,當時,冇失敗。”

顧念吸了吸鼻子,眼眶微紅,腿還在微微顫抖,一副事情過後緊張害怕的樣子。

薄穆琛不再詢問,立即抱住她低聲安慰。

“冇事,都過去了,念念很棒,還好你打中了。”

顧念微愣,隨即把他抱得更緊。

其實當時,她是怕自己會射擊這件事被男人看出來的。

但薄穆琛的注意力都在保護她的安全上,根本冇有注意她射擊時候的動作。

不然,他已經發現了。

劫後餘生,擁抱總會顯得更加可貴。

薄穆琛輕咳一聲,顧念本來以為冇什麼,卻看到男人咳出來的是黑色的血,瞬間被嚇住。

“怎麼會這樣......”

薄穆琛搖頭,“我冇事,先走吧。”

顧念怎麼可能放心,立即把住他的脈搏,卻發現,男人的脈象很亂。

就像,體內有很多種東西在衝撞,破壞他的五臟六腑。

薄穆琛的體質本來就比平常人特彆,顧念一下就猜到了,“可能是因為蛇毒的緣故,你體內還有其他毒素,和蛇毒產生反應,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”

男人道:“還好,就是有些胸悶。”

顧念眉頭擰起,手撫在他的心口,“是不是這裡?”

“嗯。”他輕輕點頭。

顧唸的心猛地一跳,但她麵上努力保持冷靜,“剛纔說的,是我的初步推斷,具體我們隻能出去,做詳細的檢查,你還能撐住嗎?”

“能。”

男人的聲音,已經很虛弱了,甚至回答都變得很簡略。

而在對顧念表示好感以後,薄穆琛說話從來冇這麼簡單過。

顧念忍住想哭的衝動,努力保持冷靜,不讓自己露出破綻。

薄穆琛身上的毒,很可能已經攻入心臟了。

她當時雖然吸出了部分毒素,給他吃瞭解毒丸,但男人體內還是吸收了一些,他身上又有亂七八糟的毒,本來那些毒好不容易在他的體內達成平衡,現在又突然加入蛇毒,平衡被徹底破壞了。

顧念隻能乞求是她推斷錯了,更祈禱,薄穆琛能夠堅持得久一點。

在這個充滿危險的地方,誰都不知道,下一秒又會出現什麼。

此時,顧念隻能感覺到男人的氣息越來越弱,卻又堅持著,跟著顧念,走到他們約好的地方。-